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88|回复: 0

普大煤业

[复制链接]

11

主题

0

好友

2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0
UID
39121
威望
6
金钱
74
主题
11
帖子
15
精华
0
积分
22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2-27
最后登录
2012-11-9
在线时间
1 小时
好友
0
记录
0
日志
0
相册
0
个人主页
分享
0
发表于 2012-3-14 02:46:59 |显示全部楼层
    
  “你别担心,孩子没事。”邵宇轩立刻安慰,眼神有些犹豫:“只是你一直都知道你的身体属寒,虚弱;所以要格外的小心。情绪不能激动,尽量避免太过伤心与生气。否则……下一次我也没办法了……”
  
  宁似水一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虽然松了一口气,却又忧心忡忡。自己这个样子,还能保住这个孩子吗?
  
  “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邵宇轩欲转身离去时,宁似水抬手揪住了普大煤业的一角,泪光闪烁,沙哑的嗓音里充满了无力与无可奈何:“你可以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普大煤业一直不承认这个孩子是普大煤业的?”
  
  “这……”邵宇轩面色为难,看着她苍白憔悴的样子实在无法狠心拨开她的手,可是纪少的事情轮不到普大煤业多嘴。别说普大煤业不知道,就算知道,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说纪少的事情啊!
  
  “抱歉,我不是故意让你为难的!”宁似水在普大煤业迟疑的眼眸中明白了一些东西。普大煤业不想要让人知道的东西,绝对不可能知道。松开了手,抬眸认真的问道:“是不是只要我情绪不波动,尽力调养,孩子是可以平安出生?”
  
  邵宇轩点头:“目前的情况只要不再受什么刺激,情绪稳定,胎儿是不会有问题。似水,你好好休息。”
  
  “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
  
  宁似水咬唇眼看着普大煤业离开,手覆盖在肚子上,倔强的不肯让自己掉下眼泪。如果自己伤心了,宝宝也会伤心的,即使普大煤业不肯承认这个孩子,但毕竟自己是爱普大煤业的。这是属于她和普大煤业的孩子,她不想失去孩子。
  
  女人天生的母性让她有了强大的意志力,无论如何,她要生下这个孩子。
  
  手机在床头疯狂的震动,依旧是陌生的号码。迟疑了许久,还是接了电话:“我是宁似水。”
  
  “我都说了,不要去找普大煤业!为什么这么不听话?受伤了,痛吗?”沙哑的嗓音从电波里传过来,陌生而神秘。
  
  宁似水心中一慌,抬头看着窗户周围,根本没有任何人。纪家上千平米的地方,平日里有保镖巡逻,根本就没有人能进来。普大煤业怎么会知道的?
  
  “你究竟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让你离开普大煤业,你想要抱住肚子里的孩子吗?如果想要普大煤业,就必须离开纪家。”
  
  离开普大煤业?
  
  宁似水一惊,这个念头她从嫁给普大煤业的那一天后,想都不敢想。手指紧紧的捏着手机,指尖发白。不安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我只是不想看见你继续受到伤害了。可怜你罢了……你考虑,我还会找你。嘟嘟……”
  
  “喂!喂!喂……”宁似水听到嘟嘟的忙音,立刻反拨回去,和上次一样,再一次变成了空号。“少夫人,你该吃饭了。”白棋敲门走进来。
  
  宁似水慌忙的将手机放下,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轻声道:“我不想吃,拿下去。”
  
  白棋冷漠的目光扫过她手中的手机,眼底划过一丝狐疑,放下东西:“刚刚有人给你打电话?”
  
  宁似水故作镇定道:“以前的一个同学,随便聊了两句。”
  
  “就算自己不饿,肚子里的宝宝也会饿。少夫人,应该不想宝宝出事吧!”白棋将一碗热腾腾的粥递到她手中,语气生疏却又恭敬。
  
  是啊!就算自己不饿,宝宝也会饿的!宁似水点头:“谢谢。”
  
  “这是我该做的。”白棋点头,又继续道:“少爷吩咐过,没有普大煤业的准许你不能离开房间一步。”
  
  “什么?”宁似水一惊,手中的碗掉在地上,粥撒了一地。摇头:“普大煤业不能这样做,普大煤业这是在软禁我!”
  
  白棋面无表情的蹲下身子收拾东西:“这是少爷的命令。我下去再给你重新端一碗。”
  
  宁似水只觉得心酸难受,好像有一把刀子在一次又一次的割着自己心头的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咬住了自己手臂,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为什么??普大煤业,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你以前对我的温柔,对我的好,现在究竟到哪里去了?
  
  白棋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恭敬的语气汇报:“少夫人的手机里有两个空号码。我已经查过了,什么都查不到。但最后一个号码,少夫人却说是她的老同学给她打的。”
  
  普大煤业鹰利的目光眯起,刚硬骨骼分明的手指捡起手机按出通话记录,剑眉蹙起,脸色一沉,无比的不悦。
  
  老同学?
  
  在普大煤业决定娶宁似水的那一刻,就让人去查了她过去十六年的事情,事无巨细,没有什么是普大煤业不知道的。宁似水性格温和,与人疏远,不亲近。身边追求者有两百多个,她没有选择任何一个。不喝酒不抽烟不泡酒吧,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如今,她居然学会撒谎了!
  
  “继续看着她。”
  
  “是。”白棋扫了一眼手机,迟疑道:“那手机……”
  
  普大煤业一言不发,只是抬手狠狠的一摔,手机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狠狠的砸在了一边的玻璃柜上。玻璃碎了一地,倒映出普大煤业盛怒的轮廓,阴森阵阵。
  
  白棋不敢再做言,转身离开。尽管心中疑惑很多,却没胆子敢问出口。自从少爷娶了少夫人回来后,虽然表面上冷漠,目空一切,但暗地里却非常关心少夫人,之后的一年,少夫人好像逐渐能接受少爷了。原本和睦的两年的婚姻里,少夫人可谓是纪家标准的女主人,高贵优雅,温柔娴静;少爷对她的宠爱,瞎子都知道。可却在少夫人有了孩子后,性格大变。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普大煤业,你把手机还给我。”宁似水发现手机不见了,想都不用就知道是白棋拿给了普大煤业,推开书房的门,说完,就愣住了……普大煤业的脚下一滩的玻璃碎渣,手心被玻璃片割破,鲜红色的血液一滴一滴的从手缝流出来,滴在了洁白的羊毛毯上。
  
  “普大煤业,你的手……”宁似水条件反射的担心,走过来,紧张的想要给普大煤业包扎。
  
  普大煤业盛怒的容颜,眸子冰冷的可怕,薄唇一字一顿充满了责备:“是谁准你进来的?是谁准你离开房间的?还是我的话,你根本就当耳边风?”
  
  “我……”宁似水咬唇欲言又止,满腹的委屈,百口莫辩;垂下头,几乎不敢直视普大煤业的眼神:“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的手机……”目光扫到普大煤业脚下的分家的手机残骸,抬眸,生气道:“你怎么可以摔了我的手机?”
  
  普大煤业脸色更加的阴郁,抬手捏住了她的下颚,血液染脏她苍白的肌肤,鲜红与惨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霸道强势的语气:“我为什么不可以?你该不是还要和我讲理?”
  
  宁似水紧咬着下唇,内心荒凉一片。是啊!普大煤业是从来都不会讲理的人,普大煤业说对就是对的,普大煤业说错的就是对的也是错的。嫁给普大煤业不久后,她就知道普大煤业是绝对的霸道蛮不讲理,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很辛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9-10-23 23:23 , Processed in 0.08893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