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4|回复: 1

“我们就是不改”:晚清叙事与中国现实 ——回望六年前...

[复制链接]

312

主题

36

好友

370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2
UID
3
威望
3209
金钱
3229
主题
312
帖子
373
精华
1
积分
370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19-8-21
在线时间
71 小时
好友
36
记录
0
日志
7
相册
1
个人主页
分享
0
发表于 2019-1-20 16:58:16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何与怀

2012年年初,悉尼华裔中国近代史研究学者雪珥发表一篇文章,标题为“中国还将跌倒在哪里?”这是他的“以近代改革史的角度资治通鉴”第三篇(前两篇是“既得利益集团”和“全民大跃进心态”)。此篇讨论“绊脚石之三”:泛意识形态化。他说,当今世界上,或许很少有几个民族,会如同我们中国人这样,无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热衷于意识形态之争、“主义”之争。在雪珥看来,在泛意识形态化之下,本来内涵丰富的“政改”变成单一的、打倒和肢解执政者的运动,异化成为各方的走秀T台和政争工具。他认为,“政改”的核心,就是对权力的监控,对权力的分立和制衡,这主要是一门“技术”,而不是意识形态。但是,当代改革、尤其是政改中,依然充斥着“泛意识形态化”的痕迹。这是中国特色的虚妄与虚幻,走出这种虚妄与虚幻,大约中国就能脚踏实地、少摔跟斗了……
雪珥这个话题及他的见解,在当年很引起中国一些学者的议论。当时,在那两年里,中国社会普遍弥漫着一种焦虑甚至危机情绪,有一种“出事”或巨变的预感,但谁能说得清?2012年8月1日,荣剑在北京《共识网》上发表《中国十问——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十个问题》。他提出的十个问题是:人民授权和合法性问题、国家权力限制问题、如何根治腐败问题、道德危机问题、信息传播问题、司法独立问题、公民社会问题、地方自治问题、重大历史问题、普世价值问题。该文在短时间里即传播甚远,但他提出的问题能否解决?按何种方式解决?不解决会出现何种后果?人们,包括荣剑自己,并不清楚。所以,听到雪珥这个话题谁都会感到好奇,想急于知道答案。于是,2012年8月22日,一些很著名的学者在北京开了一个小型聚会,与雪珥座谈(参加座谈的荣剑于当年9月2日在他的新浪博客发表了座谈内容,本文据此撰写)。改革或革命?一个持久弥新的话题,成了这个聚会关注的主题,其实这也是近二十年来学者们一直试图回答的问题。
雪珥的“晚清叙事”总的基调是为晚清改良主义改革路线的正当性提供辩护。不过,不管对晚清改革和辛亥革命如何评价,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晚清统治者没有能够主导它最后几年的历史,它不是“跌倒”而是被打倒了。其原因,雪珥有他的解释,金观涛也有他的解释,其他学者还有他们的解释。综合这些解释,人们能够绘制出晚清从改革演变为革命的真实图景,找到其中的逻辑线索。但是,历史学家重新解读历史的兴趣恐怕还不仅仅是为了还原历史,雪珥说“中国曾经跌倒在哪里?”大概是为了进一步回答“中国还将跌倒在哪里”这个问题。许多人觉得,目前中国的局面和晚清存在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但是,晚清统治者犯下的那些导致他们最后崩溃的错误,在现在的条件下还会在执政党身上再次重演吗?与会者期待雪珥对这个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提出他的独到之见。金观涛就连续三次向雪珥问道:中国现在会跌倒在哪里?遗憾的是,雪珥并未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这或许是因为在金观涛这样的历史学家面前,他必须出言谨慎,或许是因为他的确还没有形成对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一个好的历史学家能够洞穿历史,但未见得一定能够看清现实。
雪珥的问题变成了金观涛的问题:如何认识中国现实?荣剑的看法是,即使从直觉上判断,更不用说在理论上更深的思索,中国目前的现状和晚清时期的统治秩序绝非同日而语。例如,从上层来看,现在执政党掌握到的财力资源、人力资源、暴力资源和话语资源岂是晚清统治集团能够相比?它可以说已是全世界最强大的统治机器,权力集团和利益集团已经高度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从中层来看,晚清时期的地方和民间势力已经壮大,地方财力已占全国十之八九,地方自治格局已经形成,民间社会已有很大空间;而现在的中国,中央完全掌控地方,既无地方自治,也无公民社会,言论空间受到严重限制,地方和民间根本不足以制衡中央。从下层来看,目前底层社会的无组织化和碎片化程度要大大高于晚清时期,乡村的宗族约束和乡绅治理已经被完全摧毁,市场经济造成的人员流动和迁徙没有形成良性稳定的底层结构,以何种方式重新整合底层资源尚缺乏有效途径。因此,从清廷“曾经跌倒”的地方来预言中国“还将跌倒”在那里,一定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
这次聚会的发起者翁永曦即兴谈到了几点,荣剑认为倒是点出了中国有可能跌倒在哪里的要点。翁永曦是中国早期改革的参与者,后来的旁观者、倾听者和特殊渠道的建言者,以他自嘲的“五百半”身份,看似游离于思想主流圈子之外,其实是一直在冷静旁观中国思想界的动静,对各种异端邪说抱有充分的敏感。他的政治直觉有时能让他迅速切中主题,抓住问题的要害。他转述了一个“大”问题(所谓大,一定是有来头的):“我们就是不改,你们怎么办?” 翁永曦嘴里吐露出来的这个问题,一下子打中七寸,让全屋子的人一时无语。还有什么问题比这个问题更尖锐呢?翁永曦在他的即兴发言中,首先谈到,改革已经形成了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这包括经济的市场化和政治的民主化,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这个历史进程。在他看来,中国当前的确面临着极其复杂的局面和前所未有的困境,主要表现在:1、中国的生产产能已经大大过剩。2、中国的金融体系存在着根本性弊端。3、国际上这套普世价值、意识形态加上互联网,杀伤力太大了。另外,中国每年有八千万人出国,别人如何生活看得一清二楚。4、在外交上极其被动,四面树敌,孤家寡人。5、台湾和香港的问题。6、现在出现大量群体性事件,每年增加的数量惊人。现在不是饥民造反的事情,人们要求的是“公道”。翁永曦的最后看法是,中国的问题很多,未来的发展趋势到底往什么方向?这种趋势不是一种力量推动的,而是在各种分力的共同推动下形成的,不以个人愿望而转移。
在翁永曦的精彩发言结束之后,一个看起来漫无边际、主题不断切换的思想聚会,大致形成了三个相互关联的问题:雪珥的问题是“中国还将跌倒在哪里?”金观涛的问题“中国三十年来社会发展的内在逻辑是什么?”而翁永曦的问题(也许是别人的问题)是“我们就是不改,你们怎么办?”这三个问题之间的关联性何在?还需要进一步研究。荣剑说,翁永曦那个问题其实他一直都在思考,但现在无法回答“怎么办”,是革命还是听天由命?他无法预测。但是,他试图找出他们可能“不改”的原因。他们有五个重大关切,或者说是改与不改的五个约束条件。大家可以思考:
1、改,有可能动摇国本,动摇现有的执政格局,至少是对现有权力格局的重大调整。
2、改,有可能对现有的既得利益集团形成巨大冲击,至少是对现有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
3、改,必将意味着对重大历史遗留问题的清算,这些历史遗留问题直接关系着原有统治体系的合法性问题。
4、改,必将意味着传统治理模式的重大调整,如何避免社会分裂、动荡、报复和失序,是对新的宪政体制的严峻挑战。
5、改,必将意味着传统处理民族关系和民族矛盾的方式将迅速终结,如何避免民族分裂、继续维护中国统一,是对中国制度和文化的根本考验。
今年12月18日,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纪念大会上,习近平公开宣称:“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所谓“不该改、不能改、坚决不改”的是什么?习讲话中论述“九个坚持”,人们可以从中捕捉到一些信号。如果说,上述荣剑列举的改与不改的五个约束条件是他们的重大关切,粗略而言,其实最关键的就是“三个确保”——确保中共领导力只能增强而不是减弱、确保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的地位不受挑战、确保中国国企地位只能巩固而不是动摇。这是习近平为改革开放在政治、思想、经济上立下“三根红线”,都是不能改变的。习近平在其讲话中,最后讲到中国未来可能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惊涛骇浪”而且“难以想像”!这是中国绝大多数人从未见过,也出乎中共掌权者预料之外的局面吗?为什么可能出现这种局面?习近平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宣示,似乎有助于引导“中国还将跌倒在哪里”这个问题的解答。人们不免思索:晚清统治者犯下的那些导致他们最后崩溃的错误,在现在的条件下是否还要在执政党身上再次重演?
中国又面临一个新的何去何从的重大历史关头。

(2018年12月21日)

0

主题

3

好友

145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1
UID
93382
威望
1192
金钱
1189
主题
0
帖子
66
精华
0
积分
1457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18-5-28
最后登录
2019-1-25
在线时间
123 小时
好友
3
记录
3
日志
68
相册
0
个人主页
自我介绍
发表或出版过几本小说、散文、诗集。喜欢乱写。
兴趣爱好
读书写作。种菜。
分享
2
发表于 2019-1-22 00:29:17 |显示全部楼层
何教授说得在理!何教授的作品总是那么及时,那么犀利。拜读学习了!
劳动是快乐的!关心家人是幸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9-8-23 07:00 , Processed in 0.09849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