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4|回复: 0

FT:中美为什么“意外”达成贸易协议

[复制链接]

8951

主题

214

好友

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4
UID
36630
威望
41004
金钱
44432
主题
8951
帖子
9358
精华
7
积分
5399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2-1-7
最后登录
2020-6-3
在线时间
3371 小时
好友
214
记录
4
日志
4
相册
4
个人主页
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很呆的人。但是,做事情就是要讲究个真实。
分享
0
发表于 2019-12-18 13:25:41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 FT/日期: 2019-12-17
美中上周五达成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的消息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之前,白宫谈判团队包括川普本人对谈判释放的信息往往自相矛盾,两国领衔谈判的负责人也有一段时间没有通话,而鉴于12月15日这个美国恢复征收关税的日子临近,没有多少人对美中在对峙气氛下在今年最后的时间里还能达成贸易协议持乐观态度。

尽管事情看起来很“意外”,但既然已经发生,肯定就有它的理由。川普前不久在他的推文中说过一句难得的诚实话。他说,“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需要,我们也需要!”(大意)这句话道出了问题的实质。

       北京所以要贸易协议,最大的原因是,中国经济在2019年太难看。虽然官方的统计数据未必会显示出这点,但从最近经济学家对需不需“保6”的争论看,很明显,经济的寒意已经吹向了学者的案头。尽管对经济深度下行的原因,各有不同看法,然而有一点显然是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同,那就是美中贸易战对中国经济所传导的压力越来越大,市场主体特别是企业家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期日趋悲观,这会影响人们的信心,并转化成真实的投资行为。再加上由猪肉价格带动的物价上涨,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了滞胀,至少是这方面的苗头,而滞胀和通缩一样,在经济学里都意味着接下来大概率会出现萧条,是需要高度重视的经济问题。

       如果在平常年份,经济滑坡的压力大一点,北京的容忍度可能会高点,但即将到来的2020年有某种特殊性。按照官方的说法,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关之年,实际上它也是中共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之“第一个百年”的收关之年。虽然后者的实现年份是在2021年,但它的一个主要衡量指标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从政治角度言,它是一种承诺,即用人民生活的改善提高和现代化来换得他们对中共执政的认可和支持,换言之,它涉及统治正当性问题。这样来看,明年的经济增长就显得相当关键。

       基于过去多数年份的高增长,用一些经济学者的话说,即使明年经济保持6%的增长率甚至在这之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完全没问题。然而,民众看重的恐怕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增长,而是在数字增长背后实打实的福祉改善和提升,否则,增长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不满情绪就会增加。就算北京使出全身力气确保明年经济不下滑,但有没有更多的财力和资源投入公共服务以改善民生,经济增长有没有持续性,都是北京需要考虑的。所以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这样表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十三五规划”是明年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经济工作也就万万马虎不得。

       既然经济在北京明年工作的排序中如此重要,贸易战能够不打就最好不打,贸易协议能够谈成就最好达成,因为维持和美国的贸易关系,防止脱钩,对完成明年建成小康社会的使命具有直接重要性。简单讲,不但在相当长时期美国市场对中国经济具有不可替代性,而且在当下这个特殊时刻,它影响的是市场的信心和预期,若12月15日美国恢复新关税的加征,中国再进行报复,这种互相伤害和不断恶化的态势只会让市场情绪更加悲观,对中国经济形成雪上加霜效应,从而无疑不利明年任务的完成。即便考虑其政治后果,北京加强经济刺激力度,用更多会产生负面效应的措施去维持6%甚至更高一点的增长,也是寅吃卯粮,对未来会产生更多的破坏性。

有鉴于此,在美国出台香港法案和新疆法案威胁制裁中国,而北京也表示将反制并也确实对美国的一些机构进行了制裁后,中国一些重量级学者建议北京以停止贸易谈判作为报复手段,认为非如此不足以打疼美国。我的看法是,北京不会动用贸易谈判武器,除非美国先把贸易谈判和香港、新疆问题挂钩,因为北京比美国更需贸易协议来确保明年的经济不继续下跌,因此会尽量将两者分开处理,不会主动将香港、新疆因素引入谈判。现在看来,北京正是按照这一思路来处理两者的。

       和北京一样,川普和白宫谈判团队也不会在贸易谈判中贸然用香港和新疆问题去吓唬前者,不是他们不想,而是认识到,这样会使得事情更复杂化,导致谈判破裂。美中贸易谈判已达18个月,白宫从刚开始的自信认为能很快用极限施压手段摆平北京,让它接受城下之盟,就像当年和日本谈判一样,让后者不得不签署“广场协议”,到现在经过多轮反复较量,白宫认识到中国不是吴下阿蒙,而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以致于川普一改前期谈判有时间表的强硬表态,在推文中表示,若协议在他竞选连任成功后签署也不错。

       对川普来说,他其实也不想谈判破裂,因为要使谈判破裂非常简单,加征关税就OK了,但他不这么做——虽然他也发出这种威胁。这表明他想达成协议。用他的话说,“我们也需要”。这里的“我们”改换成第一人称的“我”可能更恰当,也就是,川普出于个人政治的考量,他需要中国送这份“大礼”。

       川普的政治考量,自然是大选连任的问题。有种说法,他必须连任,否则下台后会有大麻烦。姑且不管这种说法的可靠性。他要连任,美国经济必须保持目前的好势头,这样他在竞选时才能把这个功劳归于己,让选民投票于他。而这需要中国的配合,即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让中国购买更多农产品,让美国的农民不再为农产品卖不出去发愁,并保持股市继续繁荣。贸易战至今,受影响最大的群体,恐怕非美国农民莫属,而农民也是川普的票仓。同时,股市对贸易谈判的敏感度也很大。

       除美国经济外,川普也面临着众议院的弹劾这个紧迫问题。关于弹劾,虽然普遍预计最后成功的概率很少,但川普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弹劾通过了呢?即使最后没有通过,众议院的民主党也很有可能将弹劾案变成一件打击川普的“利器”,决不会让他轻轻松松蒙混过关,以便影响总统选情。而应对弹劾案,减少其对总统竞选的不利影响程度的最好办法,就是在外交领域能够拿出一样像样的东西,让美国民众认为能够增加美国利益。对川普来说,这种东西不多,美中贸易谈判达成协议即是一个。它具有双重作用,既能促进美国经济,又通过此举向美国民众表明,他是美国利益的维护者,而不是像民主党人在弹劾案里声称的那样,以出卖国家利益来换取个人私利。可见,川普对美中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的需求,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不再坚持原来对中国的苛刻条件。

       现在外界担忧的是,尽管达成协议,但毕竟尚未签署,在未来几个月里,双方会不会出于国内强硬派压力又生变数?此种可能性应该不大。特别是北京,为此事深夜召开新闻发布会,此举近年罕见,说明北京是打算遵守协议的,否则,没必要大张旗鼓,对自己信誉损害太大,对美国也是一样的。所以双方这次应该都是认真的,小的讨价还价还会有,但大的反复不会出现。

sdz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20-6-5 09:54 , Processed in 0.2029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