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3|回复: 0

崔天凯答问实录:美国疫情不一定那么严重

[复制链接]

8948

主题

214

好友

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4
UID
36630
威望
40985
金钱
44413
主题
8948
帖子
9355
精华
7
积分
53969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2-1-7
最后登录
2020-5-31
在线时间
3368 小时
好友
214
记录
4
日志
4
相册
4
个人主页
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很呆的人。但是,做事情就是要讲究个真实。
分享
0
发表于 2020-5-14 15:43:46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 中国论坛/日期: 2020-05-13

中国论坛:首先想请问,您在美国的工作状态怎么样?因为美国已经是疫区了。据您了解,在美华人、华侨、留学生等的工作、学习、生活状态怎么样?

崔天凯:感谢“中国论坛”还有国内各位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很荣幸能来到这里跟大家交流。

美国的疫情现在确实比较严重,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都在上升。应该说,美国从联邦政府到各个地方政府,包括我们所在的华盛顿特区政府,都采取了很多措施。我们使馆一方面要了解当地管控疫情的具体措施,尽量照着做。另一方面,我们自己也采取了很多防控措施,包括很多交往现在都是通过线上进行,其实现在每天都在做(线上交往)这个事情,好像比原来出去面对面见的(时候)还要多。当然我们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关心和帮助当地的侨胞,特别是留学生。

驻美大使崔天凯(图自新华网)

中国在美留学生总数超过40万,这么大一个数目,是在任何一个其他国家比不上的。现在马上就要到5月份了,美国学校到5月份就开始放暑假,暑假以后学生们怎么办?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最近国内特别照顾到一些未成年的、没有家长陪伴的小留学生,想了各种办法让他们中一些人回去了。但是(已回去的这部分人数)跟总数相比,还有很大距离。这也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中国论坛:我朋友的孩子经过使馆安排,乘坐包机回来,家长们都非常感激。现在美国的疫情和抗疫情况,中国人民非常关注。《金融时报》日前报道说,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伊恩·利普金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到中国来,他正在跟中国科学家一起寻找病毒的源头。抗疫将转向长期,中美抗疫合作您认为应该如何推进?需要解开哪些结?美方和中方可以分别做出哪些努力?

崔天凯:我们身在美国,可能会有点“不识庐山真面目”,不一定就能看得很清楚。但我感觉,美国特别是华盛顿(特区)的疫情不一定有媒体上报道得那么严重。当然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不过美国跟我们中国还是有文化上的不同。比如说戴口罩,他们也是最近刚刚开始重视,刚刚开始习惯。他们如果能早一点戴,可能情况就会不一样。但是对不一样的文化总有一个慢慢了解的过程。从我们自身而言,首先还是做好防范,保护好自己。

至于中美两国之间的抗疫合作,其实双方的科技人员、公共卫生工作者一直保持着联系。你刚才提到哥大的利普金教授,他从非典的时候就跟中方有很好的合作,也给我们提了很多很有意义的建议。这次疫情一开始,他就到中国去了,我们很感谢这样的人士。这样的人在美国应该说还不少,包括科学界、企业界、还有一些团体和个人,在疫情刚发生的时候,就给予了我们很多理解和支持。而美国企业界对我们的物质支持大概是全世界企业界里面最多的了。

两国一些官方机构包括双方的CDC(疾控中心),从1月4号开始就保持着联系。现在有些政客出来,毫无根据地说我们没有及时告诉他们,隐瞒了什么。其实1月4号他们就全都知道,而且我们1月3号就告诉世卫组织,再加上1月23号,武汉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封城措施,应该说最晚到那个时候,地球人都知道了。他(美国政客)说他不知道,那只可能是装聋作哑,是他不想知道,还是出于什么考虑。

我觉得两国的当务之急,还是要进一步加强防疫合作,因为这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任何一个国家没做好,全世界都不会安宁。要坚决防止一些人把防疫当作政治游戏来玩,利用现在的疫情实现他们自己的一己私利,推进他们狭隘的政治议程。我觉得这是在中美抗疫合作、甚至国际合作上面临的一个最大障碍,也是必须要克服的障碍。

中国论坛:抗疫其实还是需要团结,需要合力,但是现在美国政府又宣布暂停对抗疫最重要的一个多边机构——世界卫生组织的捐款,川普政府对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众多多边机构的态度,您如何评价?中国会不会来填补美国在多边机构留下的空白?

崔天凯:我觉得任何客观公正的人都可以看到,在抗疫当中,世界卫生组织发挥了非常有效的协调和沟通作用,动员全世界力量来进行抗疫。世卫组织对各国都一视同仁,它得到信息会立即跟大家分享,有什么好的建议都会公开发布。

下一步,世卫组织也正在关注公共卫生能力不是那么强的国家,像非洲一些国家,怎么来管控这场疫情。所有的国家都应该协助世卫组织来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但是,这几年大家也看到,美国对多边合作、对一些多边机构,采取了一种跟很多国家不一样的态度。包括现在暂停对世卫组织的资助,之前还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等,甚至还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这样一个面临全球挑战、最需要多边合作的时候,我认为美国这样做首先不符合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第二也不符合它自己的利益。美国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靠一己之力来应对所有这些全球挑战,它必须跟国际社会合作,跟所有其他国家合作。放弃合作,其实是个损人不利己的办法。

中国论坛:您在前几天也说过,对中美关系应该有更高的期待。在您心目当中,更高的期待是指哪些方面呢?

崔天凯:我说的更高的期待,不是指中美关系要达到一个尽善尽美的程度,或者说只有好消息,没有坏消息。现在很多人在议论,这场全球疫情以后,世界会不会完全不一样,国际关系会不会不一样,中美关系会不会不一样,也有人说回不到过去了。我始终认为,不管是中美关系还是整个世界,都不可能回到过去,也不应该把回到过去作为我们的目标,因为历史是向前走的,我们要共同去开创一个更好的未来,而不是老想要回到过去。所以我认为对中美关系应该有更高的期待。

中美关系经过这几年反反复复,有一些起伏,也有一些折腾。那么,通过这场疫情,能不能大家都面对21世纪世界的现实,把中美关系真正放在一个健康稳定、能够持续发展的轨道上?放在这个轨道上,并不意味着中美之间以后就没有矛盾分歧了,因为中美这两个国家很不相同,国家历史、文化、社会制度、经济发展水平等等都有很多不同。所以中美两国之间的差异会长期存在,两国在一些问题上的分歧也会长期存在。有些分歧解决了,可能新的分歧又出来了,有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争议,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关键是我们怎么在一个真正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避免冲突和对抗,尽量扩大互利合作,管控好我们之间的分歧,争取取得一个合作共赢的结果。我觉得这实际上是一个很高的期待,但也是必须的。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老说“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之间尽管有分歧甚至有时有争议,但是要能够建设性地、务实地管控分歧,同时进一步扩大我们之间的合作。(把中美关系)建立在这样一个稳定的轨道上,才是两国真正利益所在,也是国际社会对我们的期待。这个期待应该说是很高的,但是我们必须达到。

中国论坛:您任驻美大使是中国外交史上时间最长的,已经7年多了。您对美国的社会制度、文化也有深刻的了解。您之前在《纽约时报》上专门撰写评论,提到了纽约的活力、包容。疫情对人类的影响不分种族、国家制度和价值观。但是4月21日,我们注意到,皮尤中心发布了一个民调显示,2/3的受访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的态度,当然这个标准可能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个评价是皮尤中心自2005年开始以来,调查中美关系以来的一个最负面的评价。您觉得原因是什么?我们该如何更好地与美国人民沟通?

崔天凯:民调数字是经常起起伏伏的,且很多民调结果跟问题的设置也有很大关系。但是皮尤中心的民调,还是具有很高可信度的。我记得前几年它也做过一个调查,如果按照年龄来划分,美国相对年轻的人群对中国的好感是最高的。当然情况在不断变化,因为世界总是在变化,两国关系也在变化。如果说当前美国社会上对中国有什么误解,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我认为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美国一些政客的恶意炒作。他们散布了很多谣言,很多不实之词,毫无根据地攻击、指责、谩骂中国,有的甚至突破了底线。我跟有些美国朋友说过,美方有些人恐怕应该有better sense of decency(稍微讲点体面)。他们很多人现在连这个都没有,他们抛弃了曾经引以为豪的一些观念、一些东西。

你提到的民调情况,跟他们(一些美政客)的所作所为有很大关系。因为说实话,大多数美国民众最关心的并不是中美关系,他们对中国也不一定很了解,也没有与生俱来的对中国的恶意。其实全世界老百姓都一样,最关心的首先是他们自己的生活,有没有稳定的工作、比较好的收入。这次疫情带来很大影响,使很多人工作受到影响,生计难以维持,这是各国政府应该高度重视的一个问题。对美国人来说,他们还有医疗问题、教育问题、生活环境问题等等。当然他们也关心安全问题,美国社会上那么多枪,这也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我觉得老百姓真正关心的是影响到他们日常生活习惯(的事情)。

但是一些人一定要炒作,非要在世界上找出一个国家来作为美国的敌人,然后恨不得把民意(不满情绪)都引向这个国家。好像美国老百姓过不上好日子,都是因为这个国家。其实哪有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些大的国家,包括中国、美国,老百姓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其实主要取决于各自的(国家)治理。所以,我们现在要做一件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揭穿这些谣言,打破这些不实之词造成的消极氛围。当然这不能光靠我们使馆、外交官来做,两国人民之间要有更多的交往,包括媒体之间。

实际上,地方上的交往还是不错的。不管是我们防控疫情,还是美国防控疫情,双方很多友好省州、友好城市之间互相帮助,来往很多。我们也有一些省长给美国友好州的州长写支持信。有一个最显著的例子:不久以前,美国犹他州一所小学的学生给习主席寄了贺年卡。习主席亲自给他们回了信,小学生们收到这封信非常高兴、很兴奋。他们又做了个视频,唱了一首歌《你笑起来真好看》送给武汉。这才代表了真正的民意,应该得到广泛的报道。

中国论坛:您刚刚讲到媒体,在政客的这些游戏中,媒体确实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您的同事中国驻法国大使近日也表示,现在中国的外交官冲在前面对外沟通,一个原因是中国媒体太弱了,不如西方媒体有话语权。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崔天凯:这个事情我觉得是历史形成的,也不能怪中国媒体,中国媒体很努力,包括在美国工作的中国媒体。但它们(在美国)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压,美国很多做法对中国媒体是极其不公正的,我们也在尽力帮助他们。

谈到话语权,这是历史形成的。你看好多事情都得要用英语来讲,什么时候很多话可以用中文来讲,话语权就不一样了。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媒体包括国际关系,这些都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现在经济基础已经发生变化了,迟早会反映到上层建筑的变化上来。我们也在努力推动话语权的提升,会尽我们的力量,把公共外交做好。

当然中国有句老话“有理不在声高”,你是不是讲得符合事实、符合科学,是不是讲真话,是不是有与人为善的态度,这都是有客观衡量标准的,不是说谁的话语权大,谁就可以一手遮天。这是做不到的。

中国论坛:疫情加上抗疫,加上各自的不同的治理,被一些媒体评价为中美领导力转换的一个转折点,您怎么看?中国在为世界提供公共产品方面,包括像您这样的外交家在不断地做好公共外交,应该怎样发挥更大作用?

崔天凯:首先我想说说关于领导力的问题,比如美国中断了给世卫组织捐助,中国会不会填补这些东西?我认为中国在国际上做的事情,包括对联合国系统、对多边组织的支持,目的不是要去替代谁的领导力,或者填补谁留下来的空白,我们是要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中国应该对人类做出自己的贡献,而且贡献实际上在不断增加。我们并不是要说,我的领导力要比你强,或者我要取代你。我们一直认为这个世界就不应该有一个所谓“领导国家”,始终主张大小国家一律平等,世界上的事应该大家商量着来办。

当然,中国随着自己的发展、更有能力,也会做出更大的贡献。我们现在是联合国会费的第二大缴纳国,也是联合国维和行动的第二大出资国,在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里我们是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我们还愿意做得更多,但目的是为了给世界、给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应有的贡献,并不在于其他国家做多做少。我们没有愿望也没有兴趣去取代它的所谓领导力,或者填补它的空白,我们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中国论坛:而且在做的时候,还是春风化雨,就像您刚刚讲的有理不在声高。您面对美国媒体可能是世界上最尖锐、最挑衅性的问题,但您接受采访的时候,回答总是那么有理有节,而且以理服人、以情动人,甚至还非常幽默,金句不断,展现了中国新时代的外交气质。您在国内也有很多的粉丝。我想请教您是怎么做到的?

崔天凯:谢谢你的鼓励,但是我确实不敢当,过奖了。说实话,我们在这里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很多是很友好的,有比较客观理性的认识,也有一些是不那么友好甚至怀着恶意,或者完全不讲道理的。面对后者不生气是不太可能的,甚至有的时候也想,谁怕谁,我跟你吵一架就行了。但是我不能这么想,更不能这么做,因为我在这里不是代表我自己,代表的是国家,我做的事情不能由我自己的情绪来主导。

我记得去年习近平主席到意大利访问的时候,意大利众议长问习主席,当选中国这么大国家的领导人时是什么心情?习主席当时跟他说了八个字,“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我觉得习主席是我们的榜样,这(八个字)就是我们应该努力的目标。当然我现在还是有很大差距,但是应该时刻把这个八个字放在心上。我在这儿做任何事情不代表我个人,不能由个人的喜好、我生气还是高兴来决定,必须把国家利益、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要继续努力。

sdz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20-6-1 06:52 , Processed in 0.13375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