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tonyppll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17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免费家教

已有 131 次阅读2010-12-26 01:45 |个人分类:散文隨笔

     免费家教

 

已经几年沒当家教了。数月前老友文波打电话来,问我是否可以帮她女儿辅导中文,以便参加中文的VCE考试(VCE Victorian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的缩写,中文可译为维多利亚高考证书)。我听后,真的很想说“不可以” 但因文波兄与我关係特好,这三个字很难说出口,想了一会,我还是答应了。

那天老友带其千金杰西嘉来到敝舍。我决定与小杰来个“开诚佈公” 的谈话。我首先问她现在是否在周末的中文学校上课?她点点头。你听懂老师讲课的內容吗?能独立完成一半以上的作业吗?。后面两个问题,她给我的答案都是“No 。接着我进一步询问她的学习情况。
    “你现在在英文学校唸几年级?”

“第十一年(即高中二)”

“你在那间周末的中文学校读了多少年?”

“七年了,包括现在的VCE中文课程。”

“既然你很难单独完成作业,为什么能升班?”

“不知道?”

“你估计今年十月或十一月的中文VCE考试能及格吗?”

“可能不及格,或者明年才考。”

“你一共选多少科參加VCE考试。”

“七科。”

“你也许可以減少一科,六科可能对你更好?”

“但我很想考中文。”

“我担心你会不及格。”

“沒关係,我要试试看。”

“你要我怎样帮你?”

“我要叔叔帮我解释课文及完成作业。”

“我会尽力而为” 我說。

自此以后,每个周末我抽出大约90分钟为好友之愛女补习中文。目前主要是帮她完成作业,暂時沒有时间讲解課文,因为她中文理解力很低,解释越多,負担越重,将变成“词解词” 的局面。

一个月过去了,文波兄如常带小杰到我家学习中文。那天他把一个A4的信封(内夾些纸币),送到我面前,说这是他的一点心意,补贴我数周辛苦的辅导。我不肯收,也没打开信封,推了几次,最后我对他說:

“我是不会收这个钱的,因为你我关係不同一般友人,如果你一定要我收费,那我就不给小杰补习了。”

“我知道我们是好朋友,但‘ 亲兄弟明算账 ’, 这个钱你还是要收的,由于我女儿中文程度低,补习时间可能要一年或二年,不收费,我过意不去,心里不好受。”

“收了钱,我心里更难受,你我交往三十多年,相互关心成挚友,这几个钱算什么?况且能否帮上忙;让小杰考到好成绩,我一点把握也没有。如果你一定要我收这个钱,那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文波兄见我态度这么坚决,就不再提收费之事了。接着谈到她这个小女儿的个性,說她很倔强,若有可能,叫我纠正她的固执。

我答复老友說:我也有同感。小杰性格的确有点执着,但人的个性不易改变,而且执着未必是坏事。比如她己知道将来中文高考未必过关,但依然要投考,有点类似“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其实也不尽然。也许经过一年的努力,有所进步。她这七年来中文学得不好,可能是过去不太重视中文,抑或在学校、在家里缺乏說普通话的机会,因为她是土生土长的澳洲人,华语其实是她的第二语言,与我们这一代正好相反。但小杰依然不肯放弃补习,其精神可嘉。”

“那她怎样才能把中文学好,考到好成绩。”文波问我。

“沒有妙方,沒有捷径,只有循序渐进,温故而知新” 。一会儿我补充說:

“說句难听的话,VCE中文第二语言,(则非母语)的考试,有点像古代考八股文一样,只是形式而已,最重要是考完后,能否持之以恆,坚持說普通话,练习写汉字,否则不出三年,中文会忘得一干二淨。”

“照你所說,在澳大利亚出生的华人第二、第三、第四代-----,将来都不懂中文了?“

“未必,要看家庭、周末华文学校的学习环境,以及他(她)学习中文的决心与方法。所以移民的第一代----我们这些家长们,在家里要尽量跟子女說普通话,根本不需要担心他们英语说得不好。”

“谢谢你,老黄!今后我会尽量跟孩子们說华语。”

“放心吧,我也会尽全力帮助她,不会因为不收费,就不用心辅导。”

到今天为止,我己帮杰西嘉补习了半年以上的中文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19 22:25 , Processed in 0.11817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