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tonyppll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17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電子版 記實文學 《難忘的回憶》(十一)

已有 119 次阅读2011-3-18 12:24 |个人分类:長篇連載|

 

      電子版 記實文學 《難忘的回憶》(十一

 

    第十章    “流浪”  2

 

    樑上君子

 

抵達金邊郊區七支牌之第二天,我与思耀到附近倒塌的屋子尋找一些木料与鉛板。好不容易找到四片舊鉛板与七`八根四方木,兩人合力搬回來,在一片空地上,搭起一間高二米` 長三米半` 寬二米半的房子,屋頂是舊鉛板,四週用膠布綁緊,地板即以厚紙皮与破爛的膠布混合鋪成,二家人便住在這裡。此時己是七九年四月中旬了。

    解決住所後,思耀与我到河畔市場走一趟,向一些居民了解生活与治安情形。他從小在金邊長大,所以遇到一些熟人,大家見面第一句話便是:你還活著,你真幸運。從談話中獲悉,金邊華僑被屠殺` 被迫餓死  病死的百分比很高,幾達百分之九十,有不少家庭是全家“絕种” 。下午我們遇到思耀的表姐------梅姐,她問我們何時來到金邊,我們答稱昨天才到,梅姐指著思耀的臉說:

  “你來得太遲了,這裏現在不容易生活。”

  “為什麼?”思耀与我同時發問。”

  “金邊早在一月就被越軍‘解放’ 了,越軍為了表示与殘暴的黑衫兵有差別,意然讓人民進域拿東西到郊外出售,一些幸運的人拿到西藥,其中有紅一` 毒霉素` 奎寧` 阿司匹靈等,有的拿到香水精` 單車零件,甚至有些人,還到舊時的住屋,把藏在地底下的黃金挖出來。後來越軍不準人民進城,市內各主要街道及貨倉,用鐵絲網一段一段地封鎖,並用軍車將一切較有价值之的東西載回越南。波布就是這樣笨蛋,很多用品不肯分給人民,卻將貨物分類堆集在一起,越軍一進城,輕而易舉地用汽車運走了。目前城內己沒有多少貨物可拿,而且越軍守衛森嚴。”梅姐說。

  “現在還能進城嗎?”思耀問。

  “能,進城還可以,但出城要檢查,在城內遇上越軍,也會被搜查一番。有時越軍朝天開槍,示意人們離城。”

  “生意是否很難經營?”思耀又問了一句。

  “生意倒不難經營,只要有货賣,一定賺錢,但千萬別讓越軍知道,當他們知道你有錢(即黃金多),會叫韓三林的士兵到你家裏搜查,搶走黃金与货物。其實越軍与偽軍是同穿一條褲子的,只不過越軍很少出面干預人民的交易。”梅姐說。”稍停一會,梅姐望著思耀与我笑笑的說:

  “如果你們真想知道這裹的生活,今晚吃好飯後,跟我進城去做‘樑上君子’ 吧!”

  “樑上君子,不就是賊嗎?!” 我也笑著說。

  “對!就是賊。因為越南人沒辦法解決人民的米糧,大家為了生活,就要‘偷’ 些破爛货出來賣,換些米糧度日,越軍也是一隻眼睜,一隻眼閉的。”

  “為什麼不乾脆讓我們回城居住呢?” 思耀說。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當官的。” 梅姐顯得有點不耐煩地說。

  “好吧,今晚我跟妳進城一趟!平哥,你去嗎?”思耀邊說邊望著我。

  “好!我也去。”我說。

  晚上七時,我們三人從七支牌出發,朝金邊城巡迴式地前進,此時已有人跑在我們前頭,也有人跟在後面,總之不斷有新人加入行列,有時是三`五人,有時整批十來二十人,慢慢地成群結隊了。這支隊伍龐大,估計超過一千八。由于心情緊逼,無心留意週圍景物,只覺得金邊外圍已面目全非(与七零年我到金邊時相比),當我們來到堆谷時,遇到十來個放哨的越軍,在鐵絲綱旁巡邏,個別兇惡的,端著槍,對著我們,佯作射擊的樣子,梅姐与其他有經驗的人告訴我們說:
 
“別怕,很快就要換班了,等新的一批來,才跟他們打交道。”

  不久,果然來了一批新的越軍,舊的便走了。這時有五` 六個年約四十的婦女,從我的週圍跑到前面去,站在鐵絲網前,用越南話哀求越軍說:

  “叔叔啊,我家有四` 五個幼小的孩子嗷嗷待哺,現在家中沒有米,你可憐可憐我,讓我入城拿些東西換米,求求你------ 然而越軍並沒有回答。

  站得太久了,我在附近找個地方坐下來。此時才發覺這些‘君子’ 包羅萬象,男女老幼非常齊全,最小的七` 八歲,最老的有六` 七十歲,女性比男性多,柬人` 華人都有。

  等啊,等啊,半個鐘頭過去了,一個鐘頭過去了------好不容易一個越軍開了鐵絲網的小門,人們像缺了堤的河水湧入城內,一些人的手皮被鐵絲划破,正在流血,有的脫掉了衣鈕。有些人腳底被鐵釘或玻璃碎片穿破,血不斷流出來,但沒有人停下來包紮。一進市區,有的跑到集中市,有的走向烏亞西,還有一些朝新市` 奧林匹克市方向走,也有一些是無目的地的亂跑,有時遇到障礙物,路不通也得改變目的地。成百上千人,便這樣“化整為零” ,深入金邊每一條可以通行的大街 `小巷。此時梅姐` 思耀己被人群衝散,我唯有“孤軍作戰” 。原意想去集中市,因看到越軍,繞路避開,最後被逼至一條死胡同,我只好衝進一家商店,一直到最高一層------第四層樓。越軍不追了,在巷外向天空開槍,有時射出``二顆子彈,有時一連發出十來發子彈。當聽不到槍聲後,我才戰戰兢兢地啟動打火機,突然屋內有聲音,我嚇了一跳,高聲喊道:

  “誰!誰!”
 
“是我。”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來了,那女人點上了蠟燭,我走上前看清楚了,那是一個年約四十` 穿著紗籠的高棉族婦女,她用柬語友善地對我說:

  “老弟,你是第一次來幹這種‘勾當’吧?!”

  “是的。”

  “別怕,誰怕誰就沒有飯吃。現在你跟我來,這兒有幾打質量較好的玻璃杯,我們每人拿兩打。好的玻璃杯,一個可換得二`三罐白米,兩打可以換十來公斤米。”

  “怎樣拿出去?” 我問。

  “你用破舊的報紙,將每個杯包好,然後疊起來,找個适當的紙盒,平放在裹面,頂在頭上走。”

  “如果遇到越軍怎麼辦?”

  “你可以站著不動,或者繞道慢慢地走,千萬不要跑,你一跑,他們會開槍。”

  “要是被捉住怎麼辦?”

  “最多將杯‘還給’ 他們,一般越軍不會像波布的軍隊隨便打人或殺人。”

  “妳有被捉過嗎?”

  “有,但我向越軍求情,說明不是有意要‘偷’。 我坦白告訴他們,我以前是住金邊市的,家中財產己被波布拿光,全家八人死存母子兩人,沒有飯吃,只好拿這些不值錢的東西,換米糊口。”

  “所以越軍放過妳?!”

  “是的,但也有些越軍很壞,不但不準拿走,還將我拿到的東西弄壞,或丟在地上。”

  不久,槍聲又響了,這位大姐叫我慢些走,在屋內捱多一會,半開玩笑地對我說:

  “我們這些國際級的樑上君子還有大軍‘保護’。 多麼‘威風’。” 我聽後唯有苦笑。直到翌日凌晨三時左右,才離開那間商店,一路上遇到不少哨所,她牽著我的手繞路走,就像姐姐帶弟弟一樣,我打心裏感激她。幾經迂回,終于在早晨六時左右,回到七支牌。這是我首次當“樑上君子”

  當天我叫內人到市場出售杯子,便回家睡覺。該日思耀拿到一些單車零件,兩天後,大家的‘貨物’ 均售罄,我得十二公斤米,思耀得十五公斤米。隔了兩`三天,我們再次進城,這次沒拿到杯,僅獲得十來個空的牛奶粉罐。

  第三次的收獲比較豐富,但也辛苦,思耀与我每人各挑了一擔十來桶(每小桶約三公斤重的漆油,當時每桶可換一至二公斤白米。最後一次拿到單車零件,來到水淨華大橋附近,被越軍特別部隊沒收,空手回家。

  情況愈來愈不利於華僑,那些組長在上級的指使下,藉登記戶口,暗中調查華人家庭,準備將華裔集中,載到那些貧瘠的土地上去“安家落戶” 另一方面卻在柬人中散布仇華思想,說波布是中國支持的。我考慮一陣後,決定返回我住了十多年的馬德望市-----柬埔寨第二大城市。我己打聽清楚,從磅針經磅通` 暹粒至馬德望這條公路是通行的。主意已定,便告訴思耀夫婦,他倆也表示要離開金邊,到大金歐,暫住其姐夫家,觀望時局。

  一九七九年五月中旬,我離開金邊七支牌。然而面臨的卻是一個無法預估的未來------是死?是活?無人知曉。為了逃避暴政` 為了骨肉團圓,唯有永不回頭向前走!    (未完待續)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0-23 12:41 , Processed in 0.10439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