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tonyppll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17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電子版 記實文學 《難忘的回憶》(十四)

已有 162 次阅读2011-4-2 14:21 |个人分类:長篇連載|

 

  

                       電子版 記實文學 《難忘的回憶》(十四

  

          第十一章 “逃難”(3

 

          第二次進入泰國

 

从柏威夏抵達平地顶村時,我己捉襟見肘,全部财产不足二钱黄金,食米也巳告罄。赶快撥出一钱金,私下向村民換米,获得三十公斤白米,雖然有个臨時的住所,但起碼的物質生活与精神生活,並沒有得到解决,心情依然是惶惶不可终日。

當權的村幹部借口我們是外村人,不肯分糧救濟,也不允許參加村內會議,似有讓我們“自生自滅”之嫌。与此同時,狡獪的越共,採用挑撥離間的政策,製造柬華民族矛盾`民族仇恨。當時他們在高棉族中,不時地散佈:柬共受中共指使,向柬人大開殺戒。(故意忽視華僑於波布時期,被迫害至死者佔當時旅柬華僑總數80%的鐵的事實。)他們還說波布最終目的是留下大約一百萬高棉族妙齡少女,然後從中國大陸移民一百萬年青力壯的男子,進行“配種” 。越共一再強調,他們握有充分“証據” ,不是無稽之談。此種蠱惑人心之宣傳,明眼人一下便看穿了,對於一般少受教育的高棉農民卻很容易上當 ,“仇華” 之怒火也容易被煽動。越共對於劫後餘生的柬埔寨華僑,表面裝出一副慈悲`豁達的面孔,說中共雖然与之交惡,(筆者按;當時中越兩國關係處于低潮。),然而与旅柬華僑無關,深知華僑受盡波某迫害, 中越兩民族歷來和睦相處,風俗習慣相似,而柬人多是些粗魯野蠻之輩,故越軍乃是為拯救華僑而進入柬埔寨的。這些甜言蜜語,雖然使少數華僑暫時相信,但因大量事實,如:越軍与偽軍不時強迫華僑到柬人不願去之窮鄉僻壤生活,經常驅使偽軍沒收華僑小販的財產,日常生活中華僑依然受到柬`越人之歧視------這一切使大部分僑胞看透了越軍的狼子野心,他們“進入” 柬埔寨是有其不可告人之政治`軍事日的的。人們從親生經歷中,認識當時的柬共` 越共乃一丘之貉,只不過一個極其殘暴,另一個“溫和”狡詐。有鑑於此,筆者心中巳萌第二次逃難之芽,不堪柬`越兩軍統治的人民均有此打算。為了維持眼前的生活,也為將來逃難積些盤纏,筆者不等己挺而走險------到柬泰邊境取貨,售於內地(俗稱走私)。

當時我將僅存的一錢黃金,小心翼翼地放進有鈕扣的內褲袋。七月下旬的一天早晨,与鄰居二位柬人各帶了一根扁擔` 一些食物`一塊遮雨大膠布,向邊境隆沙密(即零零七營)奔去。由住所往邊境,約六十公里,一般“走私” 客一晝或一夜便抵達目的地,在兩位響導的帶領下,我們巧妙地繞過詩士芬偽軍檢查站,躲過磨甲村越軍的暗哨,穿過沒有人烟的森林,避過黑衫兵殘餘部隊与泰國強盜的追捕` 搶劫------夜晚躺在荒野,將膠布一端鋪在草地上,一端蓋在身上,預防被露水或雨水淋到。翌日早上,慌慌張張地將黃金換成泰幣,買了八公斤辣椒乾帶回柬國,售于詩士芬,獲得二錢黃金,兩位同伴資本較充足,他們買了味精`紗籠,獲利較豐。第二趟買了些米糧,售於吾哥比里鎮,得些利潤。如此四` 五次後,手上己聚集了五`六錢黃金,因恐半途發生意外,致使全軍“覆沒” ,所以每次外出,我必定將一部份“家產” ,留予內人,不敢“孤注一擲”

大約是第七`第八趟了,我与數位同伴來到半路,看到路旁躺著兩具屍體,一個膽大的同伴走上前,觀看了一會,說是踩到預先埋著的地雷。大家仔細檢查週圍,確認沒有地雷後,便將屍體抬到不遠的森林草草埋了。回來時在離隆沙密不遠的柬埔寨境內,遇上強盜,這批兇悍的盜賊,估計有十來人,乘著黑夜,首先使用手榴彈,接著用步槍掃射,當場死傷十餘人,然後搶劫貨物。同來的林敬兄,也受了傷,筆者僥幸避過此難。由于連日來沐雨櫛風,又累又驚,抵家不久便病倒了。

第九次“出征” 也不順利,剛到半路,森林裏遠遠傳來了槍聲,眾人趕忙躲在離路旁不遠的叢林中,不久看到四`五個全副武裝的越軍,其中一個手牽著一輛腳踏車,兩個越軍胸前各背了一台錄音機,另一個背後有一個大包裏(位計是香煙` 味精之類之食品)。待越兵走遠後,各位同伴,走出叢林,繼續前進,約莫走了二` 三百米,看到三具屍體臥倒於血泊中,不言而喻,眾人己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大家同心合力,將屍體從路旁移開,手奉泥沙,草草地蓋在他們臉上。買了貨物,路經該地,再見那堆血,心裡一陣害怕。

最後一趟(即第十一趟)同伴們一進泰國村子,便發覺巳被泰軍包圍,十來位“戰友” 商量後,決定在必要時使用銀彈對付泰軍。由於泰邊防軍与我們打交道已多次,明瞭眾人身份,(平心而論,我們是繁榮泰國經濟的外國人,不是間諜。)估計當時的泰軍不敢開槍。那時泰軍將步槍拿在手上,在小田壟上猛追,似有活捉之意。大家脫去拖鞋便跑,經過多次“訓練” 的我們,那雙人腿,幾乎成了鐵腿,但泰國邊防軍也跑得很快,眼看就要被追上了,眾人一聲吼叫“拋” !十幾張面額一百銖的鈔票,立即飛向後面。泰軍有的彎下腰拾起,有的被這突然的動作楞住了,我們便脫身了。回到家裹,決定“金盆洗手”, 暫時觀望時局。

經過二個月的奮斗,除去日常開支外,尚存下一襾多黃金。這點儲蓄是我冒著生命的危險,獲得的血汗錢。也是準備再次逃亡的盤纏。那天晚上,內子手上握著碎金對我說:

“你每次外出,我的心宛如被吊了起來,直到你回家,才能安心。”

“吉人自有天相。”我笑著說。

七九年九月底,岳母` 姻兄` 妻姨等巳返回吾哥比里,暫住友人家。兩天後我与姻弟去探望他們,眾人見了面,皆大歡喜,慶幸死裹逃生。我問一向少開口的大姻兄:

“昌哥,您有什麼打算?”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繼續往西(即泰國)走。”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幽了他一默。

“有道是‘失敗乃成功之母’。 昌哥回敬了一句。接著他語重心長地說:

“我們從柏威夏山逃難回柬埔寨時,慢你和惠弟一步,与大部份僑胞被越軍羈押於鐵山,也因此有機會接觸其他省份的難胞,更清楚波布對旅柬華僑及高棉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幾乎家家都有血淚史,人人皆有慘痛事------真是罄竹難書。至於越共,對咱們也不懷好意,我已看透牠們的本性。由于我們是華僑,不是當地人,無法改變他國命運,況且我們一向遭受民族歧視与壓迫,所以唯有離開這裹。”

眾人商量一會後,估計泰國政府不敢一錯再錯------再次大規模遣返難民,因此只要能抵達泰國境內,則有出國定居的希望。於是決定三天後起程往西走,由筆者与姻弟帶路。

為追求人類自由` 平等` 幸福的生活,我們于一九七九年十月上旬再次踏荊蹈棘,冒著被搶劫` 被拘捕` 被射殺的危險,繞過密佈的檢查站,衝過重重的封鎖線,第二次由柬埔寨內地逃難至泰柬邊境,準備等待機會,前往自由的第三國。

(未完待續)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2-17 01:05 , Processed in 0.09958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