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tonyppll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17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電子版 記實文學 《難忘的回憶》 (四)

已有 117 次阅读2011-2-15 00:26 |个人分类:長篇連載

 

 電子版 記實文學 《難忘的回憶》 (四)

 

“各位在座的听眾,今天是我第一次來到你們村開會,首先我要向你們報告我們國家的大好形勢。我們翁家在短短的五年一個月(筆者按:指1970/3/18 1975/4/17),打敗了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國,消滅了朗諾政權,把三百萬不勞而獲的人,從城市`鄉鎮完全趕出去,讓他門到小村或山區落戶生產,現在我們的國家沒有城市了,全國一個樣,人人都要下田勞動。這是我們的朋友中國做不到的,還有那個叫什麼千里馬的國家(筆者按:指北韓),也辦不到,其他的” 社會主義”國家更不用說了。

金錢是萬惡的,但目前世界每個國家仍使用它,唯有我們民主柬埔 的革命最徹底,堅

決不使用錢,現在不用,將來不用,永遠不用。

此外翁家還清除了階級敵人,這九個月來,你們村己除去了五百多個敵人,但我們仍要提高警惕,一發現敵人,就要堅決消滅。

從城市來的人,離開錢就無法活下去,所以病死的不少,也有的餓死了。你們的新村,本來有五百來個家庭,共計二千三百多人,到目前為止,病死的有一千二百多人,加上被除去的敵人,總共死了一千七百多人,新村現有人口五百人。雖然人口減少了,但革命不在乎人數的眾寡,取決於是否有信心,若有決心,半個人也可以幹革命,你們知道嗎?美國的B 52型轟炸機很厲害,但我們的戰士用竹竿就可以把它剌下來,不像越南人,用機關槍` 步槍仍射不中,其他的困難,更不在話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革命,在短短的五年,就取得全面勝利。你們不要再留戀過去,歷史的車輪不斷前進,誰跟不上歷史的車輪,誰就會被歷史車輪拋棄或輾死。還有,為了統一思想、統一行動,今後不準使用外國語言,人人都要講高棉語(筆者按:即柬埔寨話)。”

達棉發言結束後,輪到村長賓上台了,他用大部份時間分配各戶所屬的村子。我被分配在丙村,張叔在甲村,龔叔在丁村。散會後,我遇見兩位長輩,他倆都不說話,只輕輕一搖頭,我自然明白其意思。這正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第九章 “人間地獄”( 4

 

波布的“社會主義美景”

 

一九七六年四月,翁家宣佈全國進入“社會主義“,並描繪一幅未來美好生活的七彩畫,同時強行征收各家之米糧` 家禽` 水果` 鍋鑊` 湯匙` 菜刀等,強逼全村“合吃” 大鍋飯。下面是波布的社會主義實景。

“合吃” 前夜,本村發生了一陣騷動。也許全國各地鄉村均大同小異吧!

那天,當人們在工地上獲悉此事後,情緒激動,尤為舊村民,雖然他們早已將田地` 耕牛` 牛車等獻給翁家,但對這突而其來的反傳統決定,顯然沒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又不能反抗,唯有向家禽` 農作物` 餐具等“出氣” ,借以發泄胸中的憤恨。該日傍晚收工,村民一抵家門,立即摘光屋前屋後的各種果子;包括生木瓜` 生林檎` 生香蕉,甚至極嫩的香蕉莖,均不復存在。接著點燈“大開殺戒” 。平日不敢殺雞的婦女,不知從哪裹來的一股勇氣,一連殺了家中幾隻會生蛋的母雞。少數老村民還保存著一。二個中國或日本優質的瓷器盤子,這些盤子唯有在慶祝大節日時,方用來盛菜,平時是不用的。人們將它拿在手中,摸一摸,看了又看,似有愛不釋手之狀,突然發狂似的往下一擲,盤子的命運自然不堪設想。那時筆者家中養了四隻小雞,也將牠們宰了。然後摻入些鹽,弄成鹹肉。翌日清晨,將僅存的一小包谷子` 二個小鐵鍋` 四個破鐵碗与二隻鐵湯匙,繳交給合作社負責人。

今年的四月份,似乎較往年更炎熱。太陽像個火球,猛烈地燃燒著天空,氣溫估計高達三十八度(以攝氏計)。上直村的人們,赤著腳,在炙熱的田地上勞動。

眾人吃好簡單的午餐後,又立刻幹活了,人們揮動那笨重的鋤頭,砍在堅硬如岩石的土地上。只見男人全脫去上衣,赤膊上陣,女的捲起衣袖,汗水從各人的臉,順著面頰直淌至喉嚨` 胸部` 腰間。此時大家都覺得格外口渴。早晨各自帶來的一小瓶清水,早已喝完,週圍又沒有清水,唯有忍耐,實在忍耐不了,便到附近的淺水坑,撥開髒物,用手盛水,勉強喝幾口,以解一時之渴,順便洗個臉,又立即回到原地。

時光己近下午五時許,絕大多數人看來己無法完成今天規定的工作------即每人修築底二米` 高一米` 長二十米的大田壟。

第二天清早,各生產隊隊長剎有急事地向隊員宣布:該日的工作是修築二十五米長的大田壟(底``寬依舊)。這些隊長多是文盲,個別僅唸過一` 两年柬文,性格粗野,眼前有翁家這座靠山,故“狐假虎威” 之事,屢見不鮮,但他們的話,卻成為“絕對權威” ,無人敢抗拒。這幾位特殊人物,從生長小組長手中拿過鋤頭,裝模作樣地東砍一小塊,西砍一小塊,將所砍得的泥土碎片,草草地堆在一起,不集中,也不壓緊,以“驚人的速度” 示範眾人。此種沒有實事求是之心,有嘩眾取寵之意的作法,令人反感,但大家未流露於臉上。

幾個小丑表演一陣後,自稱要參加會議,要立刻離開,只見田地沉默了片刻後,銀鋤起落之聲不絕於耳。苦難的人們啊,有的帶著病,忍受飢餓,揮動著有如千斤重的鋤頭,偶爾吐了口唾液,藉以潤滑手心,一些人的手己長了硬繭,有的生起血泡。有些人,咬著牙,用指甲弄破血泡,擠出血水,希望減輕劇痛。我也不說一句話,忍痛操作,然而大家仍無法完成今天的工作------泥土實在太硬了。當生產小組長問大家是否完成,沒人出聲,這些不脫產的頭目,深知其中原因,僅淡淡地說:

“隊長早上吩咐,明日不用出工,村裏所有的人,必須到甲村空地,參加集會。”

原來今天為高棉族(即柬埔寨)民間新年,波布也藉此慶祝其“建國”一週年。為了表示人民真正“翻身” ,當官的恩準公共食堂三天供應白米飯,並同意殺豬` 宰牛` 煮甜湯(綠豆拌糖),作為“施舍” 。對於慘遭家庭巨變` 己近奄奄一息的我們來說,似乎暫時忘記了苦難,瞼上露出了罕見之一絲微笑,但一年才有的一次“笑容” 就像曇花一現。

會場佈置並不很堂皇。由於昨天方接到通知:三零四區(即湄公河西岸)區委書記達卜將親自參加會議,故鄉長邊臨時召集村民在上直村甲村的空地上搭起一座茅寮,作為演讲的場所   

八時左右,八個全副武裝的黑衫兵,擁衛著三個穿著嶄新制服的官員,來到會場,有兩個是大家認識的,即本縣縣委書記達棉及鄉委邊。估計走在前面者乃三零四區區委書記達卜,為了便於交談,我与張叔`龔叔等熟人人生在一起。

邊今天當司儀,他首先介紹達卜的身份,代表本村新` 老農民近千人“熱烈歡迎” 達卜參加會議,“盛情” 邀請這位三零四區最高統治者對被征服者發表講話。在一陣雜亂的掌聲中,達卜來到講台,年約半百的他,沒有達棉那麼胖。邊為他調好米高峰,他首先談到國內“一片大好” 的革命形勢,並首次公開提到柬共,他說:

“高棉人民在偉大的柬埔寨共產党(筆者按:西方傳媒慣稱‘紅高棉’)的領導下,以最短的時間推翻了三座大山,現在党与英明的領袖------波爾布特同志堅決領導全國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今年党訂出稻田每公頃的產量是三公噸至三公噸半,明年(即一九七七年)要翻一番,即每公頃產量為七公噸。為達此目標,勞動時間必須調整。從今年五月開始,早晨準五時開工,十一時半吃早餐。下午一時開工,五時半收工,進晚餐,一天吃兩餐。晚上六時半至九時半為“社會主義義務勞動時間” 。這新規定不僅适合本縣或三零四區,全國大致相同。(未完待續)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3 13:41 , Processed in 0.15212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