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箭镇的「秋天節」

已有 95 次阅读2012-5-28 17:41 |个人分类:新西兰游记| 箭镇

打 電話到箭镇白金漢大道的一間農舍訂房,主人回絕我﹕「很抱歉!本店包括全鎮的房間都訂滿了!」即便隔着千里都聽得出說此話之人內心的那份自得。鎮上正舉行 「秋天節」,居民傾盡想象力与幽默感,制作無數造型奇特又滑稽的稻草人,立在门邊坐於桌旁,當年他們在秋熟捍衛果實不被鳥獸啄食,与孩兒的夢、古老的童話 一起,被視為農家的伙伴,家庭的一員。

在 一處角落有株葉正金黄的槭樹,樹下一椅橫陳,上面半臥着「胖姑娘」稻草人,落葉覆蓋在她身上,滿街人流分享喜慶,令這小小一角反呈現幾分悲涼,見「胖姑 娘」顯得如許孤單寂寞,忍不住趨前伴她同坐。她雖為人形穿衣着裙,却了無生命,但我回首一望,却被胖姑娘臉上詭異笑容嚇了一跳,細看才發現這是有人用畫筆 隨意在布面上一勾,無意中描出似笑非笑的微妙笑靨。

箭 镇保留着大量古老的木屋石厦,可能是翻新粉飾的過度,多少顯得有點做作。兩旁精品店林立的白金汉大道,在盡頭變身為鎮上最美最優雅的林蔭道。葉色金黃的參 天大樹,如無言的紳士佇立两側,似在迎候姍姍而來的盛裝淑女。踏著落葉信步其間,一幢幢小巧的維多利亚木屋,漆成各種和諧悅目的淺灰、象牙白与奶油色,屋 頂多為深黑淺藍,還矗立着紅磚砌就的烟卤。屋与屋之間的窄巷,有的僅容一人通過,也別具匠心地覆以白玟瑰編成的拱頂,低矮僅可及腰的木柵欄上,搖搖欲墜懸 挂着使用百年的信箱。信箱边靠着老舊的自行車,車頭籃子里擺滿摘自後院的鮮花。

走過這些老房子,可以窺見某一扇窗扉里面壁爐的火光,櫥柜里手繪的瓷盤,桌上佈滿銅綠的燭臺,旁邊還有一本翻開未及閤上的書。明知偷窺不禮貌,還是忍不住駐足。時光在過里并沒有倒流,但亦未急急前趨,只如屋後箭河靜水流深,緩了半世紀,慢了五十年。

這林蔭道与古屋,必得与秋林盡染的背景一起來品賞,近山綴滿金黃艷紅淺綠的林木,五色雜陳,深淺有別,粗看一片斑駁燦爛,細觀株株不同,參差有致。到了此镇,方知南島孟秋之美非在丹楓而是黃葉也。

這黄,非早春的鵝黃,一如閃爍的金,但又鬆化柔和。仿佛拭淨了的平原遠山染成金黃一色,与燦然蔚藍的九霄迴成強烈對比,又暈化融合。

這黄,成熟中稍帶羞澀,無處不在誘惑你,即使在山之一隅,路之一側,也會驀地躍現三五秋樹,讓你驚喜尖叫一番。據說有人秋遊南島把嗓子都叫啞了,以我親身體驗,此說絕非誇大其詞。

小镇為秋天辦一個節慶很有深意,除了讓發燒友有機會把古董車車開到大街上遊行,招徠遊客吃喝玩樂購物忙,還能喚起大家共賞稍縱即逝的秋色。

我看黄葉縱然苦戀着枝梢不忍飄落,然而陣陣秋風終還是拂來將她帶了去,零落飄轉空中淒美一舞,最後回歸大地。她昭示人之生死与萬物榮枯一般有序,不盡是醜陋的腐爛代表了難以逃避的死亡。南島秋色,能讓人誦起大地之詩,唱起生命之歌。

黃昏時分,欲在Pesto嘗嘗意大利燉飯,居然亦是客滿。悵然折返箭河邊上,還見一家老小蹲在水边作「淘金」游戲,不遠處盡染金黃的密林里,隱現着華人淘金遺址「阿林士多」的黑色屋頂,自從去年來過,這次就不想入內再看。除了心酸還覺得那里有點陰森。

街頭音樂會已經開始,有女歌手唱出普契尼的「我親愛的父親」,夜色中漫山黄葉漸呈暗黑,惟歌聲在燈火通明的小鎮上空飛揚,山風帶來寒氣砭骨的冷,我踡縮着身子坐在教堂边的長凳上,堅持聽畢雋永一曲,厚可沒踝的落葉,不安地發出夢囈般的輕响。

今夜是不能在鎮里宿下了,駕車離去途中又见晝间窺望的那扇窗扉,此刻它映照出爐火正紅,屋內流瀉出蒼黄溫暖的燈光,投射在空寂無人的林蔭道上,燈光呵,燈光!妳可否照亮一個孤獨靈魂的歸家之路?!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19 00:13 , Processed in 0.05202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