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雕自大地之山

已有 86 次阅读2012-6-1 12:32 |个人分类:新西兰游记| 大地

上南島庫克山者,有见其峰也峻,其冰亦潔,無不嘖嘖贊嘆。除了以「雄壯宏偉」等乾癟俗句形容之,實缺乏足夠以及貼切的詞藻描繪。年前進山遇急风驟雨,只在酒店避雨時隔窗望着希拉里雕像,不獨原先預訂冰河遊取消,就連庫克國家公園諸峰的真容亦未能一睹。

此行二次進山,時來運到,天無片雲,日照山野。推開住處的窗扉,庫克主峰以及她四周的Mt.SeftinMt.FootstoolMt.La PerouseMt.hicks諸峯,仿佛迎面逼來,伴着冷冽的寒風湧進屋中,以致滿室山色,遍地雪影。

進此山游覽有三種方式﹕一是攀登,二是健行,三是觀星。在山上第一夜觀星已畢,次日早起後至胡克谷步道(Hooker Valley track起點開始遠足。因為不打算走完往返四小時的全程,故僅携一瓶礦泉水便向胡克山谷進發。足下的雪塔塞克禾草,柔軟而有彈性,如一張廣袤的金毯,鋪陳谷中。碎石小徑略嫌狹窄,僅可容兩人擦身而過,草叢中黑石處處,但百尋不見山中特產的巨百合,據說此花只在春夏之際盛開。尔今己近孟秋,谷中山里只見萋萋黄草,極難见葉綠花紅。庫克山植物品種与顏色的變化,其實屬於植被垂直帶的变化,細觀草木便可知自己所處的海拔高度。

  進入庫克山時森林茂密、綠草如茵,海拔僅在一千三百米以下。駕車繼續攀升,即见金黄色的雪塔塞克禾草由路邊一直長到天際,標示着高度已接近一千九百米。再往上就寸草不生,只見黑白分明的冰雪岩石了。而胡克步道大約是處在海拔一千多米左右的高度,空氣并不並稀薄但極清新,吸進肺腑如注入千年雪水般潔純清冷。因為寒冷,我疾步而行,全程只遇到的三两個健行者,都挂着像機,手拄拐杖。其中有位蓄鬚長者,骨格清健,坐於黑石之上紋絲不动觀賞山景,一派逍遙自在的世外高人风范。我這才曉得這種千米高山的行走,是會令人著迷的,原因可能就是純潔的大氣可以洗滌心灵的穢濁。

踏上胡克河吊橋,融自冰川的藍綠色雪水以令人眩目的速度、宛如雷霆的轟响穿過橋下奔出峽谷。穆勒冰川就在眼前不到五、六百米處,近年氣候轉暖冰川融化,谷中己形成穆勒冰湖,且水色呈現一種特異的銀灰色。因為受地殼運動与冰川侵蝕的影響,四周的冰峯似乎都是拔地而起,雖說不上筆立,却極為陡峭,其上覆蓋着數百米厚的冰層,可以见到一道道晶瑩透凉的冰瀑,宛如着了魔法凝固了的飛瀑流泉,懸挂在亘古不變的峰巒之間。

在吊橋邊覓得一塊巨石,攀上去坐着觀景,只記起五百年前米開朗琪羅應教皇尤利烏斯二世之請至羅馬為其造像。米開羅朗其羅登臨卡拉雷山巔突發奇想,想把整座山从大地雕刻起來,成為一座在地中海都可望到的巨大無比的石像。

圪立大地高及雲端的庫克山諸峯,憑著她令人窒息的壯美,足可被視為米開朗琪羅曾經夢想完成的巨像,只是這雕自大地之山,是神來手筆遺落人间罷了。

登臨冰河雪峰令人神清氣朗,突然有了一種飄若輕鴻的感覺,竟自覺可以無翼而高飛。在天之高處縱覽古今,如米開朗琪羅這般的文藝巨匠,曾經矗立於文藝复興時代那樣的崇高山峰,為我們這個星球最聰明的物種------人類,在歷史的無限青天中,留下過最險峻偉岸的側影。但是自此以後呢,世界的地平線上就再也不曾出現過更高更峻的側影了!

在通往幽谷深處的崎嶇小路上,未再向前而是折返,那里還有另一道吊橋跨過咆哮的胡克河,遠處有更壯觀的胡克冰川,還有被稱為「終極之處」的藍色冰湖。我將她留作下次再來才去尋訪的聖地。恰如羅曼‧羅蘭所言﹕「我不說普通人類都能在高峰上生存。但一年一度他們應上去頂禮。在那里,他們可以變換一下肺中的呼吸,与脈管中的血流。在那里,他們將感到更迫近永恒。以後,他們再回到人生的廣原,心中就会充滿日常戰鬥的勇氣。」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19 17:06 , Processed in 0.05507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