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海參的故事

已有 74 次阅读2012-7-11 15:28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海參

在歷史上因為海參而發生戰爭的國家,恐怕只有斐濟了。擁有三百多個島嶼的斐濟,海水潔淨、滩塗處處,海參自然也多,但島上土著平時是很少食海參的,他們只對海里的魚和龍蝦感興趣。

  十八世紀末,斐濟的三大酋長們已經在無數次部落戰爭後,各自取得自己的地位和版圖,其中包(Bau)家族以与強大部落策略性聯姻擴大陸權的统治,也通過巨大双體木舟乘載武士渡洋遠征擴張海權。从十九世紀初到一八五四年,包家族的武士一直在部落互結聯盟与更換陣營中南征北討,逐一擊敗對手。

  在長達半世紀的內戰中,一八二二年至一八三二年,斐濟土著進行了整整十年的海參戰爭。起因就是為了滿足萬里之外的大清國民對海參的特殊迷戀,歐洲商人甘冒被食人族肢解的危險進入斐济收購海參,他們看準了土著內戰對火器的渴求,以槍枝彈藥以物易物換取海參,當時用一枝價值两、三元的毛瑟槍就可以換取半噸左右海參。

  直至一八五五年,廣東台山端芬的一個年僅二十歲的青年梅百齡,才單獨一人从澳洲乘桴渡海來到斐濟的列武卡,開辦「行利」士多,成為從事海參出口的第一個華人。

  之後在斐濟的華人經營之商號如「安和祥」、「廣泰」及「中興隆」、「遠東」等,海參的貿易均佔主要成份。

  直至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初至斐濟,還在海邊淺灘見到一條條海参橫陳,俯拾皆是。時有島民扛來盛在澳洲二十五公斤裝的空米袋里的乾海參要賣給我,索價也不過十斐元。可惜當時不識貨,一一拒絕收購。

  港台星馬的華商如蠅逐羶進入斐濟收購海參,是在一九八七年之後,這個默默無聞的島國因為發生了一場奇特的不流血政變而聞名於世,五月十四號蘭布卡中校率領十名士兵進入國會,宣佈接管政權。他掌權後不久便实行向亞洲開放招商政策,對外資实行十三年免稅優惠,一些港臺星馬華商聞風而來,遂發現本地自然資源異常豐富,其中就包括海參。

  來自新加坡的謝氏兄弟是早期來斐收購海參的,接踵而來的是台灣、香港、大陸、澳洲甚至法國等地的商人。大量的採購行動一開始,就導致沿海土著為以参換錢,引發了掠奪性的開採。

  飲了頭啖湯的收購商無不利市百倍,後來者為搶参源便高價收購,有頭腦者除了建立加工場,還深入群島沿海部落設點邊採集邊就地加工。更有甚者為壟斷参源,出資為沿海部落購買快艇、潛水工具、加工設備等生財工具,再在採得海參貨款中分期扣除,條件是不准將海參賣給他人,此計曾一度形成参源被少數人控制,令其他收購商買不到海參。不過被斷了貨源的收購啇很快就想出破解辦法,他們以更高的價格向部落收購,向土著誘之以利。土著眼見這邊可一次性賣個好價錢收到更多現金,便用另一家的設備採來制成海參,賣給另一家收購商。這一種合作遂土崩瓦解。

 斐濟的海參可見但不可採,令許多不了解當地民俗的外商吃虧上當。一位对经营海产有丰富经验的吴老板,可以成為一個典型。他从澳洲珀思带来近百万資金,采用「以本伤人」的方法,高价收购,一时间赶绝了大大小小的买家,垄断了大部分货源。

  他的加工场起先设在劳托卡与芭埠之间的公路边,由于选址不当,地势低洼,一次暴雨,山洪冲走了全部设备与海参。

  吳老板事事亲力亲为,跑遍斐济大小海岛。当时沿海滩涂、珊瑚礁的海参已被采光,需要船只、潜水电筒、蛙蹼等潜水设备出海,方可采集。吴老板上拜副总统,下访大酋长,搞到许可后,又买船给各个部落(日后从采得海参货款中分批扣除),最鼎盛时有五十多条船,号称「南太平洋舰队」。

  過了不久吳老板发现产量直線下降,村民们解释是天凉水冷,难以下水撈参。但吴老板明查暗访,发现村民并没有停工,只是把采来的海参卖给了其他买家。吴老板气了,对酋长和村民说,我待你们如兄弟,买船给你们,你们却用我的船去捞海参卖给别人?!望着气得发抖的吴老板,村民们感到十分委屈,卖给别人我拿足十七块一斤,卖给你才十二块,要扣掉五块买船的钱,亏你还是生意人呢,连这么简单的算术都不懂。吴老板只好往上加价。
  一次在劳托卡附近,船出了海,刚捞上来十多条海参,过来一条小舢板,叫吴老板和手下停止,吴老板出示大酋长的批文。来人说没错,你们获准在他的水域作业,可现在你过了界。

    這海界如何区分?吴老板詰问来人。来人先着吴老板把海参放回海里,然后仙人指路般左一指右一指,说是从那边一块礁岩,到那边的小岛,全归我们,你赶快走吧!然而茫茫大海到处是界,这些小舢板说不准从哪儿又冒出来了。
  海参收到工场里加工,越加工越少。吴老板集合工人们训话,说要报警,大家一脸无辜的样子,但海参的数量一直在减少。吴老板扔下妻子住到工场里去了,二十四小时盯着看着,還请了个保安,此人很勤快,每天黄昏前总要剪草收拾院子。一天晚上吴老板发现工场后面的荒地里有汽车灯光,起床查看,才发现保安在那里往外传海参,而外面开车来接应的,也是吴老板的工人。不断的、千方百计的偷窃,令吴老板防不胜防,投资太大,难以收回,加上糖尿病复发,只好打道回府。

  吳老板的生意由在劳托卡近郊经营香水的陈金荣买下,来自台湾的陈先生曾因经营香水而闻名,故被称为「香水陈」,改营海参后,却不知何故未改名为「海参陈」?陈氏可谓是走遍斐济海域靠海吃海的一名华人,除了收购海参外,他还在北岛搞过黑珍珠养殖,尝试过活鱼出口,并且还是渔船的股东。至今他還在經營海參生意,不過扣除了設備損耗以及被盜受騙的損失之後,海參巳是天價,到他工場去買参,「老友價」也要一百多美元一公斤。

  见到來者聞價乍舌吃惊的模樣,陳老板一般都會見怪不怪地安撫两句﹕「好吃的東西總是貴一點的啦,最重要的是物有所值!」

(關於海參還有可寫的,下周再見。)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19 03:39 , Processed in 0.0550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