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上山下鄉与務農

已有 99 次阅读2012-7-11 15:43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於國人而言,務農曾經是人生中脫俗或避禍的去處之一,得罪權貴、怀才不遇、向往自然等都可以教人離開是非紛爭之地,到鄉下去農耕。古雲「歸隱山林」,這人到了荒山老林,搭起茅舍關上柴扉,聽松濤拾野趣,地還是要種的,菜蔬糧食也是要食的。即使到了現代,朦朧詩人顧城來到紐西蘭,隱居在激流島的歲月里,也養小雞摘蘑菇,很有了點半個村夫的模樣。

  我們常常把這一種由城至鄉的生活方式的改變稱之為「務農」。

  但個人選擇務農這種生活方式,同當年的知青上山下鄉不能相提并論,更不能用前者去理想化後者。因為有人在刻意美化那個年代,所以才寫下這些。

  數十年前的中國,有一千七百萬的年輕人从城镇被送去上山下鄉,這樣一個巨大的「運動」,一直以來是未經深刻檢省的,不但是指決策与執行的過程,還有知青群體的各種不同遭遇,影響整整一代人的人生与心理。

  除卻官方動用政府資源對「上山下鄉運動」進行資料解密、社會調查与撰寫歷史,作為這一運動的過來人,對這段歷史作一些回憶包括思考乃至創作或研究,最有必要,也最不可或缺。

  因為距離上山下鄉運動畢竟只有四十年左右,當年當知青的多在十多歲這個年紀,活到現在只不是五、六十歲左右,尚年富力強,各盡已之所能參與這段歷史的還原与檢省,是可以做得到的。

  很可惜太少见类似的文字与影象,即使偶見一二,也多有自我標榜、刻意美化之嫌,初時還頗費解,最近讀了筆名為「川人」的一篇文章,才有點明白過來了。

  「川人」將知青分為「感覺良好型」、「溫和評價型」和「堅決反對型」三大類型。同一知青群體中間之所以產生這三大類對「上山下鄉」不同的評價,原因有三﹕

  首先是下鄉時間的长短決定知青的對農村的好惡。

由於知青下鄉的時間存在由两年至十多年不同的差別,下鄉時間越短的知青,越容易對農村有好的印象﹔下鄉時間越長,越是對農村有不佳的印象。

  第二,知青所去的农村離家之遠近、農村之貧富、是否有人照應,都會影響知青對農村的評價。

在城郊落戶或投親靠友者,因生活條件較好或受到關照,對農村感覺會好得多﹔落户邊遠山區、生活條件艱苦者,肉體精神備受煎熬,對知青歲月就刻骨銘心。

  第三,知青回城後的人生際遇直接影响其對上山下鄉的態度。

大多數知青的個人命運因上山下鄉而改變,求知時期綴学,發育時期捱餓与從事重體力勞動,成為文革犧牲品,「六十年代吃過糠,七十年代下過鄉,幾十年代回過城,九十年代下過崗」,成為失敗与失落的一代,成為歷盡苦難、被迫下崗、衣食不足的弱勢群體,成為上山下鄉後遺症的受害者。這些知青的大多數,是否定上山下鄉的。

  有很小一部份知青回城後成為富商巨賈、党政官員或文藝家,「個人事业的成功影響了他們對上山下鄉的主觀評判,產生了錯覺,出現了邏輯混亂,認為自己今天人生事業之成功,得自當年下農村的艱苦磨炼」,是天降大任於斯人也的一種皮肉之苦的考驗,所以他們以當過知青為榮,肯定与歌頌上山下鄉,「青春無悔」、「激情燃燒歲月」口号便是這些人喊出來的。

  「川人」歸納的三大原因真是很準確的,過去當過知青的朋友們,或許迄今還有憶往昔崢嶸歲月熱淚盈眶的,但他們的怀舊僅止於「戰友」聚會与結伴重遊下鄉之地,或到「老三屆」主題餐廳吃農家餐,收藏一些知青題材的老照片与書畫,這些歌頌怀念上山下鄉的人,沒有一個至今仍留在誓言紥根的農村,身體力行「把青春獻給黃土地」的理想。 

  上山下鄉不是務農的田園美夢,極力美化它的人,自己却不愿耽在那里,就是最好的證明。嗓門最大猛唱高調的,往往跑得最快也躲得更遠。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1 12:24 , Processed in 0.0549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