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很久以前的閃光

已有 93 次阅读2012-7-17 21:29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張愛玲

  借得一本裝幀拙劣的書,胡蘭成的《亂世文談》,已經是再讀。且不說作者与張愛玲纏綿的情愫,以及他為汪偽做事的節有所虧,僅讀此君的文字,就禁不住一讀再讀,更不能不嘆謂其風格与見解的獨特。像一手娟秀的毛筆字,於槐蔭下寫在紙箋上,教晚風吹散了去,墨香猶存,經久不散。然而墨香中還有著思考洞見的閃光,世故中摒絕塵緣的高冷,怎能不教我們這些迄今仍用華文寫東西的人,慚愧得無地自容。

  胡蘭成寫張愛玲只用了一句「民國世界的臨水照花人」,活画出才女身在而心外的傲立高孤,点中了張愛玲「放恣的才華与愛悅自己」作成的貴族氣派。他用顏色里銀紫色和青灰色,比方張愛玲作品里的明亮与陰暗。

胡蘭成分析張愛玲兼具基督的女性美和希腊的男性美,他認為張愛玲是一個从新鮮世界逃走的女奴,心中怀着叛逆的歡喜。她用自己的作品砸碎沉重的黃金枷鎖,善睨世上帝牽牽纏纏教人不愉快、不成款式的人生倫理。胡蘭成認為「她譴責這些,而撫慰那些被損害的、被侮辱的。她以眼淚,不是悲愴而是柔和的眼淚洗淨了人間。」

幾十年前張愛玲還美麗地活著的時候,就被左派指責她的文章不革命。胡蘭成專門寫了一篇文章代她辯護。「革命是要使無產階級歸於人的生活,小資產階級与農民歸於人的生活,不是要歸於無產階級。是人類審判無產階級,不是無產階級審判人類。所以,張愛玲的文章不是無產階級的也罷。」

胡蘭成認為「藝術貴人生的超過它自己,時代的超過它自己,是人的世界里事物的昇華,這超過它自己到了平衡破壞的程度便是革命。懂得這個,才懂得張愛玲之前謙遜。」

盡管「左派有很深的習氣,因為他們的生活里到處是禁忌,雖然強調農民的頑固,市民的歇斯底里与虛無,怒吼了起來,也是時代的解體,不是新生。」所以他覺得張愛玲就是這樣一個人﹕「把時代的恐龍也繡作女人的鞋頭的圖案,把時代的巨人也看成可以在他頰上吻一下的孩子,把革命也看作家常的。」

他是張愛玲情人之中惟一懂文學精寫作的,由他來解讀張愛玲,就象獲得特許在香閨中除去她的羅衫一樣,胡蘭成讓我們见到的是一具粉雕玉琢的女神,雖裸裎坦露却聖潔高貴。他讓我們見到另一面的張愛玲,不是裝扮後端坐在客廳中面客的那一位,而是衣衫凌亂,赤足倚在後窗,叼一管煙,冷眼俯瞰着市井人海的另一位。

早在一九四四年十一月,胡蘭成就冷冷告誡青年﹕「凡是動不動抬出一番大道理叫人犧牲的,存心就有欺騙。政治也好,革命也好,對於我只是人生的一部份,它把別的部份攔阻,所以我總想放下它……世界上是有可以相信的東西的,但不要隨便相信『愛國者』,『革命者』或『大東亞志士們』的話。不要請求別人為你開路,不要請求別人領導你們,要在你們當中自己生出領導者。」

胡蘭成和張愛玲以及他倆的文字,沒有能夠自己生出領導者,也不成戰鬥的猛士,他和她只是在眾人狂亂中保持一種超脫与清高。在一波又一波的革命成為歷史之後,人与文章都是上世紀四十年代的故人舊物了,令我驚詫的是,即使隔着幾十年仍可見很久以前的閃光。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3 04:33 , Processed in 0.05643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