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蘭姐与克里哈米爾-----柬埔寨的噩夢

已有 110 次阅读2012-7-25 23:19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柬埔寨

日前家中來了一位客人,來自柬埔寨的華僑蘭姐,八十多了,精神矍鑠,講起話來仍表情豐富,還加上手勢。恰好本地電視三臺正在播放「頭號兄弟」(brother number one)特別節目,追述三十三年前紐西蘭航海者克裏哈米爾被紅色高棉虐殺往事。望著屏幕上熟悉而久違的河山,蘭姐两眼泛看淚光,憶述波爾布特的殘暴,她一百四十人的大家庭只剩自己与两個孩子,全部慘遭殺害。蘭姐裝瘋扮傻帶着两個兒女从紅色高棉集中營逃脫,又在越南被困十餘年,最後才輾轉來到紐西蘭定居,三臺的記錄片,顯然觸動了她內心深處某些極悲苦的東西。

  「頭號兄弟」記述紐西蘭航海者克裏哈米爾遇害前後的一些舊事,他的情人、兄弟姊妹与故舊,追憶這位善良而富於冒險心的年輕人往事種種,克裏哈米爾的兄長羅布哈米爾更親自來到柬埔寨尋找弟弟遇害蛛絲馬跡,并出庭聆聽對紅色高棉頭目反人類滔天罪惡的審判。

  波爾布特的紅色高棉从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至一九七九年一月統治柬埔寨,在不到四年的時間里究竟殺害了多少人?

   有說超過三百萬,有說不到一百萬。根據「柬埔寨歷史資料搜集中心」的報告,該中心人員在全柬一百七十個縣中的八十一個縣進行了勘察,在九千一百三十八個坑葬點,就發掘出一百五十萬具骸骨。所以最起碼的死亡數字是一百五十萬。

  釀造這場人類史上罕有悲劇的根本起因,居然是一群狂徒夢想進行的一場「共產主義試驗」。其始作甬者波爾布特當年唯中國馬首是瞻,不惜在一九五二年及五七年兩度在泥濘小道上跋涉數月,潛回中國南方,接受毛澤東思想與人民戰爭遊擊戰術訓練。

   一九七零年朗諾政變後,西哈努克流亡北京,紅色高棉得以與西哈努克合流,得到中共越共的支持。英薩利在一九七四年當面告訴毛澤東﹕「過去們只是看主席的書,現在正通過親身經驗體會。」

   不久後紅色高棉解放金邊,毛澤東發去賀電﹕「在今後的鬥爭中,中國人民將永遠同你們站在一起,共同前進!」

   一九七五年波爾布特再訪北京,得毛面授機宜。當時中國銀行為紅色高棉設計印製了新鈔票。但波爾布特當著毛澤東的面表示不會用這些新鈔,因為他打算在柬埔寨消滅階級,進行「無階級差別、無城鄉差別、無貨幣、無商品交易的社會主義實踐。」

  就連當時的「民主東埔寨」立國憲法,也是四人幫中的狗頭軍師張春橋起草的。

  一些上了年紀的中國人至今還記得,當年電影院在正片之前放的記錄片,經常出現黑衫黑褲圍着紅格子領巾脚踏胶凉鞋的赤柬頭目,進京晋见中國領導人的鏡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英薩利,雙眼凸出,目光閃爍,一臉壞相。

  波爾布特的紅色高棉除了模仿中國大躍進建立公共飯堂,十人一桌,飯菜定量,還將所有工商企業礦山林場充公,將城市居民驅趕去農村,搗毀汽車、電視、冰箱和傢俱。夫妻被強行分開住入男女有別的營地,同房須向上級申請。

   他還聲稱「黨的機體已經得病」確定全柬人口中起碼有2%的叛徒、間諜與階級異己份子。搞了一場迷你的文化大革命,在全柬范圍內展開清洗屠殺。甚至將親密戰友第四號人物宋成一家十一口(包括嬰兒)殺害,用重型卡車輾碎一眾屍體,弄得遍地殘肢斷臂、頭顱爆裂。

   紅色高棉的極左暴行,導致了自身的分裂以及眾叛親離,紅色高棉內部開始出現異議与反抗。但直至一九七八年,鄧穎超訪問金邊還力挺紅色高棉是「其中一株長得比別的樹更高大的大樹,依然傲立挺直不動,最後終於戰勝了惡運。」

   同年八月紅色高棉頭目農謝訪問北京,九月波爾布特亦到京覲見鄧小平,鄧小平除了指責越南忘恩負義,著重批評了紅色高棉的極左路線,教訓波爾布特,指出其困境是紅色高棉自食其果。並強調一旦越南入侵,中國不可能出兵援柬。

    一九七九年一月越軍攻入金邊,紅色高棉倒臺,波爾布特暴政統治三年零八個月,全國七百萬人口非正常死亡幾近三分之一,達兩百余萬人。六十萬華僑中也死去二十萬!

   紅色高棉受毛澤東空想社會主義的極左思潮影響,是不能否認的。和二十世紀其他大屠殺不同的是,紅色高棉的大屠殺不是為了解決種族、部落或者宗教衝突,而是為了徹底重構社會。

這種徹底重構又是在它汲取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經驗之後,企圖在革命勝利之初就一舉解決所有現實的和被其他國家的歷史證明將來會產生的問題,建立一個比蘇聯、中國和越南都更為純粹的「社會主義社會」。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它拒絕嘗試任何和平改造或者說服教育的方法,取消任何過渡時期,選擇了一條最簡單直接的道路:從一開始就用暴力大規模地、有組織地消滅一部分人口,以此來達成社會改造。

   現任柬埔寨首相、原紅色高棉高級幹部洪森在他的《柬埔寨一百三十年》一書中寫道﹕「中國文革的思想根源是毛澤東思想,波爾布特的思想根源於毛的思想,毛的思想在柬埔寨得到實踐,但也證明是失敗的」。在洪森訪問北韓以後,他對紅色高棉路線的產生根源有新補充,認為波爾布特思想中超過毛主義的東西源於北朝鮮。

  不管源於何方,所造成的傷害与犯下的罪行是無法掩盖與不容否認的。

   蘭姐与克里哈米爾都是紅色高棉所謂「革命」的犧牲品,不同的只是蘭姐和两個孩子失去眾多親人後倖存下來,而年輕的克里哈米爾却被殺害,永遠不能回到紐西蘭。

两年前我在另一篇文章里如是說﹕「直至今天,許多人對種種血腥殘暴的過去諱莫如深,避而不談。但做一隻歷史的駝鳥,佯裝不知,故作不見,這並不能改變曾經發生過的真實歷史。在當年的蘇聯、中國以及柬埔寨,以及現時的古巴、北韓,都發生過建設「共產主義天國」的夢囈荒謬,而且出現過以此為目標的殘酷、飢饉與動亂,有時甚至越是忙碌越倒退,口號喊得越響民生越窮困,運動規模越大死的人越多。

中國的改革開放,最初一度使中國從空想社會主義歧途轉向務實求是之路,亦再次証明漸進式改革是造福民眾與提昇國力的法寶。通過審判紅色高棉要犯,這黑暗的一頁合上之際,認真回顧與深刻檢討過往這段歷史的功過,不論對柬埔寨人、對中國人還是世人,都是有重大意義的,因為她可以使人們認識到,不論以甚麼籍口,甚至包括實現多麼美好的諾言與遙遠神聖的目標,都不能以犧牲人民的溫飽與自由為代價。

   懲罰與報復不是目的,但必須還民公道與找出真相,才能跨越歷史的門檻繼續向前。否則的話,當人們各執一說在歷史迷團裏爭吵不休時,黑暗的一頁還可能再重新打開!」

   蘭姐沒能看完整個節目,柬埔寨那段日子,對她而言無疑是個噩夢,她說想打電話問候克里哈米爾的親人。對着滿桌美食佳肴,我們都沒了胃口,默然無語。我勸告蘭姐釋怀放心,因為我們以及子孫後代都不會容許歷史黑暗的一頁重新再打開。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4 06:37 , Processed in 0.05610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