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斐濟的故事

已有 111 次阅读2012-8-1 16:52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斐濟, 故事

      幾十年前在廣州友誼劇院看了一部美國電影《鴿子號》,主人公是一對情侶在南太平洋小島上追尋夢想,電影里的海島很有點伊甸園的味道,這島便是斐濟。當時在心底里已与她結緣,只是未知真正的相會何日到來。
     數年後果真安家斐濟島上一座小镇「巴」(Ba),盤下一間小餐館做起生意來。我們店门外就是市場,市場是南太島國各城镇的經濟活動中心,所以生意最旺的店鋪以及巴士總站都圍繞或靠近市場。
每逢週末四郊農家及部族土著,紛紛乘搭各種交通工具前來「趁墟」,銷售農產漁獲,一邊也購買食物與日常用品。在巴镇市場裡我們買過肯塔烏島的鸚鵡,這種黃胸藍背的​​鸚鵡特別聰明,稍加訓練便可講人語。我也買到過海龟殼、野豬牙、鯊魚牙,鯨魚牙,還有各種螺殼,有的巨蚌殼直徑達四、五十公分,可以用作嬰兒的洗澡盆,除此之外還買過一隻猫頭鷹。
簡陋的攤檔以木搭成,頂上复以各色油布遮擋陽光和雨水,破板上擺放羊角豆、茄子、青菜、芋薯、芒果、香蕉、卡瓦酒以及五顏六色的印度香料,土著圍著「索魯」,印裔婦女穿著「莎麗」,穿行在眼花繚亂堆積如山的各色農產品之間,从我油煙弥漫的廚房後窗望出去,就像一幅色彩斑爛的印象派油畫。
   鎮內的居民百分之九十幾是印裔,華僑就那麼六、七家。除了与同胞交往,平時也同印裔與斐濟人接觸,當時華人就是誠信的化身,市集上大凡因斤兩短缺錢財轇葛,都來找華人評理。杗日,賣土酒〔「卡瓦」,太平洋胡椒樹的根莖,曬乾後可長達一米多〕的斐濟人拉著一個印裔人來找我,他出門前過磅足有十五公斤的土酒,在市場交給印裔批發商,卻只有十三公斤半了。
我陪他們回到批發商攤位,重新再過磅,結果發現那印裔奸商用腳在下面托著土酒來騙人。戳穿他的騙局後,賣土酒的斐濟人非要送我一扎土酒,我不肯收下。結果到了下午,他領著一幫人來我餐館裡幫襯,還買了許多食物帶走,算是作為報答。
    我們僱用了兩名斐濟土著女工和一名印裔男工,死爹死媽,往往成為他們向我請假的最好理由。店中一名女工,上班未足一月就一休三天,她還好,先來請假,說是父親去世,為了深表同情,我還給了她二十元。三天后卻有一自稱為父的男人來店找她。
「你爸不是死了嗎,怎麼又活過來了?」我責問她。
「那是另一個爸爸!」她一臉無辜地回答。
    「你究竟有多少個爸爸?」
    「八個!」她眼也不眨地立刻回答。
    「什麼?」我急了,「我爸爸那一邊的叔伯都是我爸爸。」她單純地望著我笑了。
    「那你有多少個媽呢?」我急於想知道。
     「讓我想一想,」她翻起眼白算計著,「十三個!」她母親那邊的姊妹全算是她的媽,在她乾脆俐落地報出出這一確切數字之後,我腦袋已經亂了。
     按當地風俗喪禮須時最少三天計算,二十一個父母如果相繼去世,一個月死一個,也要差不多兩年才死光,如此這般折騰,我這生意還做不做呢? !
還好,待到她第三個爸第五個媽去世時,有一天她又沒上班,太太說,「看著吧,這次輪到四爸還是六媽了。」,「說不定輪到她自己了哩。」我隨口開了個玩笑。幾天過去了,四爸六媽等人都來了我店裡,我這才知道,這次一語成讖,居然輪到她去了,年紀輕輕的她得了癌症,就這樣匆匆走了。
    接著又請了一個,爸媽倒未成群,而且家鄉路遠,紅白喜事也不常回去,但她似乎耳聾得厲害,凡叫她幹什麼,她總聽不清甚至聽不見,不回應你,只好自己动手。
後來她的「失聰」讓我治好了,有一天我在嘈雜的廚房裡,故意細聲說道:「這個星期每人加十元工資!」,正在那頭洗碗碟的她居然興高彩烈地跑過來問道:「是嗎?真的從本週開始加瑣?」
「你耳朵滿靈的嘛,說到加人工,你聽得比誰都清楚。」
她有點窘地笑了,自此耳聰目明不再聾矣。
    純種美拉尼西亞人,如所羅門、瓦努瓦圖、巴布紐幾內亞土人,比較矮小,皮膚黝黑,頭髮捲曲。而波利尼西亞人如湯加、薩摩亞人身材高大,膚色皙白,頭髮黑且有波紋。斐濟人由於歷史上曾有湯加的介入,故兼有美拉尼西亞與波利尼西亞的混合血統,膚色呈棕色,體型魁悟,而在外海的勞(Lau)群島上,斐濟人則有明顯的波利尼西亞人外貌特徵,大眼晴,鼻樑高挺,所以那裡盛產美女。
  斐濟土著的頭髮濃密而捲曲,可藏原珠筆、鈔票及其它東西。他們不介意身體接觸,但絕不允許倒可人觸踫頭部,這是絕對的禁忌,你若用手去摸他們的捲髮,便會聽到「瑪嗨-姬那那!」​​這句話,大概和我們的國罵「他媽的!」。一百多年前,一位英國傳教士湯瑪斯,就是因為誤觸某位大酋長的尊顱,而被村民活活肢解烤熟吃掉的,為了向鄰村示好,酋長還著人送過去一條人腿。據說當時村民把傳教士的皮鞋也一鍋煮了,只是無法嚼爛下嚥。
從首都博物館仍保存食人族盛宴遺下的骸骨來看,土著并不十分忌諱提到食人這一段歷史,前幾年他們還舉行儀式向湯瑪斯後人隆重道歉。但最好不要平白無故舊事重提,特別是不可以譏笑土著食人的同時也吃鞋,在斐濟這將被視為極大的侮辱,搞不好會有土著跟你拼命。
島上歲月悠悠,人情既濃,故事也多,待整理出來再与各位分享。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3 02:23 , Processed in 0.05869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