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沙灘上的足印

已有 76 次阅读2012-8-16 11:28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很 多友人問及斐濟,每聽我談到在彼度過二十五年歲月,多露出詫異的神情。當年在島上惟一的國際機場邊上小鎮經營酒樓,就遇到一位過境候機滯留镇上的香港客鄧 先生,在店中吃了晚飯賴着不走同我聊天,為的是消磨時間。他一直坐到打烊還未起身離去,連等着收工的廚師都連打哈欠,露骨地頻頻盯著墙上的鐘示意他該走 了。在镇上逗留只不過兩天,鄧先生就連連訴苦「實在太悶」,沒有地方宵夜,又找不到消遣。百無聊賴中他誇張地戲言﹕「許是經歷火星人大戰地球人,黃昏以後 在斐濟竟然见不到一個人影」。 

二十五年即使對於比較長壽的人來說,都是一段足夠漫長的歲月,更何況是在一個孤懸大洋之中的小島上度過,是甚麼留住我心,令我不作他想,不另圖計的呢?! 

箇中自有難以言喻却又值得終生不捨的某種情愫  居島上曾數度搬遷,住過離海邊不過百米的地方。小而温馨的家中妻兒皆已入夢,惟我獨坐遐想,那是一天為忙生計的勞累之後惟一的享受。夜來月色滿窗,濤聲溢耳,椰影搖曳,偶有熟透的芒果落在鐵皮屋頂上發出「咚咚」巨響。

南 太平洋的月光明亮如許,可以教人就着它展讀泰戈爾的《飛鳥集》,印度詩聖隽美得醉人的辭句,像著了魔法的精靈在眼前飄舞,玉足脚環踫撞的響聲,叢中夜鳥的 孤啼,梦中來會情人的竊笑以及洞见生死無奈的嘆息,都來到我心间,她們合力叩開埋沒往昔記憶的門扉,召回久違的故舊親朋,在靜謐的深夜舉行喧鬧歡騰的聚 會。

如果不是來到南太平洋,絕不會有此心境領會泰戈爾的詩文。因了他處難得惟此獨有的寕謐,有生以來所知所聞所學所識,一次又一次在這月色濤聲中反复蕩滌,原來濁水滿洼,今只剩晶瑩一淗,再以之注入足下沃土,澆注長出的便是別樣奇葩。

為 証明何為真歡喜大解脫,陪鄧先生進部落居茅屋,他目睹家徒四壁间一張張燦爛的笑容,见我同土著朋友共用一隻椰売飲卡瓦,琴音响了,還有燕瘦環肥的土女擺臀 扭腰款款起舞,不斷有椰汁煮魚、薯芋果蔬端上。那天他驚訝又好奇,似乎來到另一個世界。以最簡單的方式快樂生活,不视佔有為擁有,接觸土著能學到人生哲學 ﹔而接觸土地海洋,能領會宇宙间萬古不移的禮尚往來。

誠如一位科學家所言﹕「我們本是天真的東西,長在卵里,生在洞中,最後生而具有人形,遂變得冷漠而互不相關」。

人与人之間变得冷漠而互不相關,是因為我們与他人在相争,在争奪中更多地佔有,從而努力擁有更多。兒時与兄弟姊妹爭搶一塊糖果,讀書時爭得第一,做事時競爭上位升職,經商的搶佔市場,為政者搶奪權力,一人一家一國都想擁有更多的利益、名譽与權力。

為了能夠更多的擁有,我們手足相殘、父子反目、夫妻離異、種族國家之間火拼殺戳。在絞盡腦汁、千方百計甚至不擇手段得到某些東西的同時,人類失去的是心靈的寕靜、精神的健康与生命的快樂。

在世人想擁有更多,反失去更多的同時,千年縱逝,大洋中的島國之子仍一如故我無憂無慮、載歌載舞,食天所賜,用地所生。我們同他們一樣,也是活著,都在人間,為何這累這狂這貪婪?

鄧先生同我并肩在潮湧的沙灘上信步,聽我訴說上面的思考,兩人竟有了一點交淺言深的默契。他說自己雖仍疑惑,却很受土著樂天知命的感染,煩悶亦一掃而光。但對我終老島上的意願,鄧先生表示難以理解﹕「你真的願意讓自己的才華埋沒於此?」

我沒有正面回答,只提醒他回首去望剛才還深印沙上的两行足印,無情的潮水早已湧來又退下,迅速而徹底地抹平了它們。

誰來過,誰走了,有人知有人在意嗎?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5 04:38 , Processed in 0.08325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