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斐濟的故事(二)

已有 70 次阅读2012-8-23 09:16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四十五萬斐濟土人擁有全國百分之八十的土地,土地就是一個民族、一個部落以及一個人的命根子,大地主被稱為「瓦努瓦」。斐濟的土地由土著土地局(NLTB) 統一管理,以九十九年租約,出租給印、華、歐裔作為商業、工業、農業用途,收到地租後,由酋長分配下去。大部份土人的生活,仍保持部族村社生活模式,村中 仍通行以多潤寡互通有無的村社共產主義,沒飯吃可去村中別人家里分享他家的飲食,土語稱為「茄裡茄裡」,拒絕幫助自己的族人,將被父老所卑視唾棄。
斐 濟人村中茅舍草屋,遍栽花樹,對祖先與酋長的膜拜順從,遠甚於對世俗社會法制的遵守。酋長掌管部族事務,全國大小酋長數千,其中五十餘人組成「大酋長議 會」,可提名總統、部份參議員,統管全國土人事務,是權力很大的最高議事機構,兩次政変的策劃參與者,都在政變後首先徵求「大酋長議會」的認可,才能算是 成事。在二零零六年的軍事政變之後,軍事強人貝里瑪垃瑪解散了大酋長議會」,這一「土著政治局」也就從此走入歷史。
    
在 與土人相處的日子裡,漸漸了解到他們的傳統習俗,也學會如何與他們交往。感覺上土人心地善良,天性樂觀,胸無城府,故對待當地土人,要像待小孩子一樣,太 寵會慣壞,不聽你話,太兇太嚴格,又會惹惱了他,更和你搗亂。故有時要哄有時要嚴,這樣來回較量幾次,拗不過你,他從此就伏伏貼貼了。
    
而八十萬人口中的另一半,四十多萬印度人,在傳統文化與宗教民俗等方面,都與斐濟土人有相當大差異。第一批印度人是1879年乘船來斐濟作勞工的,約有一百多人。經一百多年繁衍,致有今時巳達四十萬之眾,控制了種植、零售、工業、交通、貿易等經濟命脈的百分之八十,同時也有了強大的工會與政黨。印裔人的性格一般都較內斂,生活極為節儉,工作勤奮,頭腦精明得近乎狡黠。
    
在芭埠生活的幾年間,也交上幾個印裔朋友,其中一位是菠蘿農場主,說話「突--突」的十分結巴,我暱稱他為「突突先生」。突突先生知我擅畫畫,見到我在餐館牆上自繪長達十多米的壁畫。特意邀我去農場,請我在他住宅的粉墻上,畫一幅菠蘿農場的全景圖。完工後,突突先生送我一大包菠蘿,還塞給我在手心裡攢了半天的30元鈔票,上面沾滿了好些汗水,可想而知突突當時內心的掙扎有多激烈。
「突突」是位老實的好好先生,每到市內必到我處飲茶一杯,奶要少糖要多,後來他猝然去世了,聽說患了糖尿病。我總在想,他的早逝,是否與他奶少糖多的飲茶習慣有關。 「突突」的兒子接管農場繼續種植菠蘿,不知我的那張全景圖仍在否?
    
我 的鄰居是一對年輕的印度夫婦,男才女貌,時髦到家中竟有一張水床。男的是城裡有名的眼科醫生,女的在家帶孩子,他們的女兒才兩歲。曾聽付近的住戶議論,稱 醫生夫人為「鮮奶夫人」,一直不得其解。住久了才發現每天清晨有人送鮮奶到醫生家,是個大鬍子的印度農夫,送奶上門的時間恰好在醫生去了診所之後,還服務 周到地把牛奶拎進醫生家門,細心的太太看出了門道,嘀咕起來:「大鬍子送奶怎麼在屋裡一耽就半天?」
   
某 日英俊的眼科醫生突然去而復返,撞破姦情。屋內頓失一片騷亂,送奶人哪裡是高大的醫生對手,更何況被捉姦成雙,心虛氣短,未幾便見大鬍子衣衫不整、狼狽地 落荒而逃,醫生太太鬼哭狼嚎。原來是兩歲女兒告的狀,她拍著那寬大柔軟的水床,對爸爸說:「媽咪、叔叔,睡睡,我喝牛奶!」
    
印 裔人之中,類似桃色腓聞不少,有老僑說是印人嗜食用當地紅辣椒煮的咖哩,導致「性」致勃勃。在《讀者文摘》上真的讀到一篇談辣椒的文章,其中就提到斐濟的 印裔人與辣椒,這位坦率的印裔男子告訴作者:「我只要吃了這種辣椒,就會滿腦子只想到性!」我不吃辣,但因自製辣椒醬,領教過這种红辣椒的厲害,當時我滿 腦子只想到「插」,把拌過辣椒的手,插進冰塊裡,消除那火辣辣的感覺。
   
儘管一些人表面上堅持宗教傳統,偏向保守,實際上男子極好在外拈花惹草,而一般做丈夫的又多數不准妻子外出工作,似乎是「男主外女主內」,其實是怕妻子外出遭人勾引,因為他自己在外面勾引別的女人,深知這些女人多麼水性楊花,甚至主動投怀送抱,倒貼錢財與禮物。
在 斐濟你要交上一個印裔女友,你的運氣就來了,上街出外掏錢的全是她,你就使勁的吃喝玩樂吧!這種社會現像也是印裔傳統文化中男尊女卑的陋習造成的,印裔人 家若有女兒,必然是賠錢貨,因為嫁女要貼一筆財物,如果賠嫁太少了,到了男家,對方有權燒死新娘或者退婚。初嫁入門,往往須承擔一大家人的繁重家務,洗衣 擦地煎「ROTI」〔薄餅〕,印裔飲食節儉,用薄餅卷上一點咖哩,再用紙打包,往褲袋裡一塞,便是當日午攴也,煎薄餅也就成了印裔婦女一大早必做的家務,一般印裔家庭人口眾多,夠那些婦女煎一陣子的。
  
當年有間製衣廠一位四川外勞女工,與印裔男工朝夕相對日久生情,下嫁他家。結果每天清早五時赴床煎全家九口人的ROTI,累得她終於私逃回四川,行前對我後悔莫及地大吐苦水,記得她對我說過一句辛酸的話:「在他們眼裡,我就像塊抹布,用髒了就扔掉!」
  
印裔女子很想嫁給華人,一來不用自已花錢請人拍拖;二來婚後起碼不必煎ROTI
 
但 印裔族群對自身宗教的虔誠以及傳統文化的恪守,值得稱道與仿效。許多印裔人工作勤奮、刻苦克儉,他們經濟上的強盛與政治上的成功,絕不是憑空而得之。我也 的確交了一些印裔朋友,其中一位夏拉瑪先生原是教車師傅,後還買下我的餐館。他向我討教簡單的中文﹕「左轉!」「右轉!」「停!」「走!」等等,做起教中 國移民駕車的生意來。一位叫「山東陳」的朋友也由他教開車,某日山東陳氣急敗壞跑來投訴,說夏拉瑪教開車差點讓他送命,他從接受夏拉瑪「走!」的指令開始 駕車,一路順利,接到「右轉!」指令轉了彎,又來一句「左轉」,這次山東陳抗命了,因為左邊是一堵大墻。夏拉瑪很快不再教車,而是進了國會當議員,見了我 仍開玩笑作扭軚狀,口中還念念有詞﹕「右轉!」而且次次見面都喊「右轉」,從不「左轉。我心不由思疑﹕「這廝莫非真懂中文?!」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4 14:06 , Processed in 0.05589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