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琴南觀魚

已有 101 次阅读2012-8-23 09:21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當 年余游西子湖,恰是早春,住處又未生爐子,枕冷衾寒,起個絕早便往湖边踱去。见有殘雪在枝,料湖水必冷,伸手浸入,果然徹骨冰凉。意外的是居然有人耐心地 立着垂釣,而且湖中果真有魚兒戲水,并不畏寒。遠處孤山不過只是水中一道麓影,上面籠着未散的晨霧,蘇白二堤上散落有致的楊柳间,已有稀疏的人影在走動。

  駐足的一分鐘里,与釣者有了以下簡短的對話

  「這冷的天還能釣魚嗎?」

  「當然能,結了冰都能釣。」

  「可有魚上鈎?」

  「只要有人下釣,就有魚上鈎!」他信心滿滿地踢了一下破桶,示意我趨前看看。

相隔三十多年依然記得与釣者的對話,以及他足下破桶里那數尾已翻白眼的魚獲。

待自己有了幾十年閱歷再讀過林琴南的《湖之魚》,才悟出了一點玄機。

琴南先生在湖畔品茗,见小魚百尾會集,嚼豆唾之戲魚,群魚争喋。再唾之,不料除三四魚外,已無魚再食。先生初以為群魚已飽,但又見眾魚游往別處争喋。琴南先生發現,釣者下鈎前先行拋餌引魚,圖食的魚必會上鈎,日久魚兒發現有餌食之處必有釣鈎,故不再戀食。

那些有名利可圖的地方,難道就沒有另一種釣鈎嗎?若果不趁別人爭相吞食的時候放手与離開,能夠脫鈎遠逸的又有幾人呢?

我總覺得喝一杯茶的功夫,人人都有。一杯在手啜茗之餘,能兼賞玩湖光山色,已属雅興,但能悟出這深的道理來,這才叫學問。

學問之積成,當然少不了讀書,林琴南就是一個「四十五以內,匪書不觀」的人,生平崇尚程朱理學,篤嗜如飫粱肉,又「雜收斷簡零篇用自磨治」,僅是古籍校閱二千餘卷。他思想保守却非食古不化,更不仇視西方与排外,雖不諳外文,却能玩索譯本,默印心中,翻譯了二百多部外國名著。

林琴南是中國晚清率先引介西方文化的學人之一,除了寫作和翻譯,他也在大學教書,寫了自己想寫的書,做了自己應做的事,沒有為名利上鈎出賣自己,他的人生雖不是無缺,也算比較完美的了。

一向欣賞有學問之人擅觀察,能小中見大,由表及里,见微知著。這些人的本事一般都在腦子里而不是嘴巴上。因了琴南先生一則《湖之魚》,自群魚争喋懂得了做人之精髓不在如何去躋身争搶,而在於如何擺脫遠離。

作為一尾小魚,面對許多無形之手拋下釣鈎与誘餌,靜觀群魚争喋愈歡,愈作遠離,愈不為所動,才能永遠活游水中。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18 14:49 , Processed in 0.05611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