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七夕一事

已有 79 次阅读2012-9-3 16:23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七夕

晨 起打開電腦,古狗网页上出現喜鵲圖案,醒覺今是七夕,天上银漢间,牛郎正挑着一對兒女將在鵲橋上与織女相會。將七夕定為中國情人節并不恰當,因為牛郎織女 在今天團聚,却意味着整整一年天上人間的別離。對於既然愛上便打算長相廝守的情侶,聚少離多應該不是彼此都願意接受的。

  四、 五十年前的中國,大江南北都有許多另類的「牛郎織女」,一對夫妻因為種種原因分開兩地工作,有時一個在南另一個在北,相距千里。於是在法定的春節、國慶等 假日之外,添多了一種獨特的「探親假」,每年十八天。一些比較通融的單位領導,會把路途往返的時間另外計算,給足十八天或加多幾天容两口子相聚,有些單位 就不那麼講人情了,遲一天回來都要扣工資的。

  還 記得一九六八年我被關進「牛棚」監護審查,勞動改造期間,有時也要求到厰醫處「看病」,真正原因是為透口氣。然而把持醫務室的是個臉部浮腫佈滿橫肉的悍 婦,心腸歹毒,你進了门未說病情,她就說你根本沒事,教人避之惟恐不及。只是每逢周三医務室里都會有位醫院派來巡迴医療的女中醫出現,一身白大褂,大口 遮臉,只露出一雙濃眉大眼,白帽底下耳後垂下數縷青絲,端坐在桌子後面,先是診脈然後問症,嗓音有點沙啞。除却有關病情和服藥須知,她從不與我交談,却讓 人覺得有種柔柔的善意自她身上傳來。

  只知道她姓陳,三十左右,但她的醫術的確精妙,我扭傷的手腕,經她用藥酒推拿,僅两次即痊癒。

  每周都來厰中,又有那悍婦毒舌的搬弄,陳醫生是知道我的身份的,但每次见我,眼中都帶笑意或掠過一絲的同情。

  我重獲自由後實不堪再終日困在工廠,便像其他人一樣「泡病假」。詐病的方法也多,針刺手指滴血尿中,繃緊肌肉促血壓上昇,以熔化軟蠟烘體溫計等等。一旦得醫生開出病假單,便如獲大赦,像出籠島遠逸。

  在陳醫生面前,我是不必使用以上「詐病」伎倆的,診脈問症開方然後是寫假条,每次她都是大筆揮連休三天,只是兩人之間仍然無話。

  一次去她那里看病,我把一本書漏在她桌上了,第二天她來厰中為工人診病,見到我只說了一句﹕「我在看你那本書,下周還你。」

  她和我的交往从這本書開始,很快她也在看我寫的東西了,在紅色恐怖時期,這樣做是很危險的,我很可能被出賣,而且因白紙黑字的証據被徹底毀掉,奇怪的是我并不畏惧,也信任她,盡管我一直以來都未見過她的臉。

  一日我去看病,她開好假單後又寫了了一個紙條給我﹕「今晚請到我家。XX路XX巷25號」

  那天夜里在陳醫生潔淨而佈顯得很別致的小房間里,見到了她的真容,也知道她是許多分居兩地的夫妻其中之一。

  聽一個比自己年長八九歲的美麗女人,在她的小房間里,用如此平靜的口吻講自已同丈夫的事,對於我來說實在不太習慣。但陳醫生用又白又軟的手托住下巴,只顧絮絮地說。

  大學畢業後她和丈夫結了婚,不久丈夫就調去了北方,一直不敢要孩子,只怕調動時多一口人多個累贅,两人來回探親幾年。先是丈夫变了,不回來探親,又說要下鄉,着她不要去探他。接著就是要求離婚,雙方醫院領導班子都砸爛了,沒有人管,拖了两年多。

  「就這麼一個人過,也習慣了!」她嘆口氣,望著牆角久涸枯黃的盆花,抱歉地笑了。

  兩人就這樣談着,她的話語很平淡,但沒有半句多余,像她開出的方子十分準確,依舊由特別的嗓音沙啞地柔柔送出,不覺间自己也敞開心扉,講了許多第一次對談不應該講的話。

  彼此命運不同却又近似,想不到的是外冷內熱的她嗜書如命,尚且喜歡上了我寫的那些稚嫩的所謂文章。她說自己像「遠大前程」里的老小姐郝薇香,被情人拋棄了困在古宅終老。

望著她勻稱端正的五官,我直搖頭否認。

「那你說我像誰?」她反問。

「艾絲泰娜。」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她沒有再說話,只別過臉去,由昏黃燈照著,在灰坭剝落的粉壁上留下迷人的側影。

那年代不去造反也不鬥人,除了上班只能回家,与朋友坐坐聊天,已是最好的消遣了,因為過早空着肚子上床也是一種折磨。我就常來她住處,只是內心一直存疑,作為女人家中不见油鹽醬醋,也無雪花膏和花露水,黯淡光線下她又美又蒼白,臉上见不到血色,仿佛不食人間煙火的狐仙。

每聽我訴說心间郁悶与理想追求,她只是直視着我,用目光傳遞內心理解与同情。

漸漸迷上陳醫生和她的小房間,我痛苦掙扎的心靈在她的天地里浸潤复甦,當四周親友同事与路人皆窮凶極惡,相殘互鬥,她恬靜的顏容,甚至令我尋回母親懷里才有的安全感。

文革第二波「一打三反」運動,我再度因畫畫被抓捕,同陳醫生也就斷了來往。過後再去尋她,已是醫院与家中皆不見人。

七 七之夕,屈指算出她已七十多歲了,不知她找到一個可以陪她說話的伴侶沒有?當年我的確少不更事,未諳世故,不能體察她內心的悲苦。聽說因了她開給我那多的 病假單,還受到醫院的審查責難,所住的街道也怀疑她勾引男人。為了這些髒水無辜玷污玉潔冰清的她,一直內心很是愧疚。除此之外我也沒有來得及解釋自已突然 消失的緣由,就此不辭而別,以致留下畢生的遺憾。

在中國的情人節,誡心祝願這位善良的女醫生幸福,也寄語天下有情人珍惜与忠於愛情。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0 17:35 , Processed in 0.05697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