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花兒為甚麼不再紅

已有 95 次阅读2012-10-11 21:29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今年中秋華社活動多多,可謂日日有會,晚晚有戲,恰又事忙,無法一一參與,赴會僅两次,却两次都看到了舞蹈「花兒為甚麽這樣紅」,台上幾個穿維吾爾服裝的年輕女孩,個個端莊倩麗,輕歌曼舞间台下的我,不由記起一段陳年舊事。

  四 十九年前,武漢軍區體工隊駐地一陣喧鬧,我們男女籃球隊乘解放牌卡車去看了電影《冰山上的來客》首映,雖然是黑白片,但幾首插曲卻是十分動聽。尤其是對於 一名新入伍的軍官來說,每日出操、練球,唱的聽的都是《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等軍營歌曲,盡是些「說打就打,說幹就幹」、「堅決消滅它」的詞兒,鏗鏘殺氣有 餘,繞指柔情毫無。其中一首《打靶歸來》有句﹕「日落西山紅霞飛」已經算是最抒情的了。

  那 晚看《冰山上的來客》,「花兒為甚麼這樣紅」一曲響起,冬不拉琴撥弦伴随下柔和的情歌如清泉流淌,即時就擄去了我的心。想起遠在羊城的青梅竹馬女友久未來 信,就傷感萬分,此時聽見身後一陣嚶嚶啜泣,回首望去,原來是女籃的十七號小張,一個大眼高鼻的女孩,剛从舞蹈學校轉來隊里練球。

  我很快就學會唱「花兒為甚麼這樣紅」,晚飯後至吹熄燈號之前,就為滿室球友唱完一遍又一遍,連教練都夸我的歌喉有电影里的阿米尓風范,要推薦我去参加軍區文藝匯演。

那時候才知道甚麼叫百唱不厭!

武漢三鎮雖大,其時可遊之處却不多,平時只愛去人工挖成的東湖,那里最吸引我的是桂花樹,入秋後金色一片,濃香襲人。幾個穿軍裝的年輕男女,有話沒話地在樹下信步,沒主題也無目的,大概這就是十六、七歲的純真。

桂花樹下,我應眾之請一展歌喉,首本名曲自然是「花兒為甚麼這樣紅」,小張有意無意与我靠得很近。歌唱完了,隊友們也四散,只剩下我倆,在捎來許多桂花香氣的湖風中,怯生生說些不着邊際的話。

原來我倆非常相像,除了我們身材都很高,彼此都不是打球的料,她熱愛舞蹈,我喜歡文學和繪畫,兩人均滿腦子布尔喬亚,敏感而好奇。

在我心目中,營房滿目單調草綠間立刻冒出了一朵鮮艷的紅花,有了生氣与樂趣。以相互借還書籍為名,我倆制造機會見面,但仍須防止被隊友撞見去打小報告。只有在我唱歌的時候,她可以大大方方坐在旁邊,目光流盼,不時与我四目相接。

少男少女在枯燥刻板的軍隊生活里交往,僅出自單純的好感,模糊的傾慕,相互尋找一種精神慰藉而已,沒有想到過會有甚麼可發展,更未想到過會有甚麼結果。

  心目中本當成是一段隽美的小詩,寄托彼此情真,却意想不到被他人小題大作成獲罪文章。

  部隊视我和小張的交往為嚴重事件,与階級鬥爭觀念薄弱挂上了勾,一旦挂上便百口莫辯,死到臨頭。她和我都被叫去談話,小張很快就崩潰了,一雙大眼睛呆滯無神,低頭走路,不敢望我一眼。我生性不羈,自然喊冤不服,直呼何錯之有,更以臥床罷操抗拒。

  東湖的桂花又開了,依然那麽馥香,我還是去了,不過只是孑身一人,小張被两個女隊員寸步不離看得死死的。我在湖畔思念她,突然覺得萬念俱灰,下決心離開這一切走自已該走的路。

  動 身回廣州之前,隊友們依依難捨,要求我臨別前再為大家唱一首「花兒為甚麼這樣紅」。我大聲唱了,唱到「花兒為甚麽這樣枯黃,為甚麼這樣凋零,哎,甚麽人哪 把它摧殘,使它成了友誼破滅的象徵?!」那一段聲已哽咽,舉座默然。當時心中只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後座女籃宿舍里的小張能聽得見,她年輕的朋友在用歌聲 向她道別了。

  回 到廣州後不久便爆發文革,又是一場生死劫難的考驗,命運的巨濤將我倆往不同方向推送,漸行漸遠,永不再相遇重逢。盡管心中常有記起東湖的桂花,她的音容笑 貌,但我猜忖她可能早就把我忘記了,在這個世界,人們的確變得健忘,為了追求一些膚淺、功利的東西,我們往往毫不猶豫地就拋棄了某些值得畢生銘記与珍惜的 東西。

  後來的事實證明我錯了!小張非旦沒有忘記我,反而一直在頑強地尋找我,經過多方周折,通過我在武漢的親戚,輾轉找到我在斐濟的地址,寄來了她与我相識後的第一封信,雖然遲了幾十年,但我仍如同當年初識佳人一樣在讀信時激動莫名。

  她早已成家,有了两個孩子,生活幸福而安定。信內付來一張全家福,相中那個豐滿的婦女,眉宇間仍存當年少女的儷影。小張感嘆我倆當年被不明不白地強行拆散,隔了幾十年又可再聯系對方,可以拍一部電視劇,它當然是沒有大團圓結局的。

  在回覆她的時候,我是用許多年前在東湖賞花唱歌的純真,來寫每一個字的。我感謝她沒有忘記我,但我提醒她,最值得慶幸的不是我倆再一次找到對方,那一種少男少女的至潔至純,才是值得我們永遠珍惜与回味的東西。

  外力摧殘了我們情感的花朵,使之枯黄凋零,但真正的情感永遠象花兒那樣紅,那樣鮮艷。至少我們彼此真心傾慕過,彼此不复相忘,當年一歌或成絕唱,然真情才是永恆,這樣的人生,還有遺憾嗎?

(後記﹕文中所述概為個人真實經歷,并非創作。自二十年前短暫恢复通信之後不久,兩人聯系因故中斷。她若健在,亦晉升祖母級矣,僅以此文,遙祝舊友月圓人圓,事事如意。也感謝梅迪老師訓練出一班年輕舞者,正是她們美妙的舞姿,使我憶及年輕時的一段往事。)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1 01:13 , Processed in 0.05510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