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眾友同樂澳門情

已有 99 次阅读2012-10-19 13:17 |个人分类:扭轉乾坤

想不到在奧克蘭有這麼一個團體,很特別的團體。不設會長,也無章程,却每年都有盛況空前的聚會,而且持續至今,凡二十二年矣,她便是「澳門之友」。

  團體冠名四字,其中妙諦只在一個「友」字上。

既然是「友」,就彼此待之以誠。既然是「友」,就無須爭名奪利。沒有會長秘書長頭銜,於名何争之有?活動經費一律捐贈,每次用完「鋪鋪清」,於利何奪之有?撇清了眾社團最頭疼的爭名奪利,才可以眾友同樂。

既然是「友」,就無須存畛域之見,更不可自我設限排他,所以「澳門之友」不局限於澳門人,而是面向所有澳門人的好友,澳門人好友的好友。

講起澳門,真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即使把填海造陸的面積都計在內,也不過是二十八平方公里。然而閃爍在她斗方之地上面的歷史与中西合璧文化的彩輝,却長達數百年,尤其是搏彩業的發達,更使她成為東方蒙地卡羅。

葡 萄牙人來到這個半島已逾四百餘年,她一直被用作貿易中轉地,曾經向中國販賣鴉片的一度輝煌,也向世界輸出過「豬仔工」,很多本地華人乃南宋大軍潰退於此的 後裔,除了漁耕為生,只出產一些神香、火柴和爆竹。葡萄牙人幾個世紀的經營,把澳門變成一個花木扶疏建築精美的世外桃源,父母稱此小城為「花鳥樂園」,實 傳神之喻也。

二 戰中日本以保障葡属巴西日僑安全為交換條件,承諾不佔領澳門,導致三十萬人湧入這個与大陸接壤的「安全島」避禍。澳門一度变成亞洲的「卡薩布蘭布」,出沒 着盟國、日本、德國以及國共两党的間諜,醞釀陰謀,暗殺頻乃,黑幕重重。戰時物資匱乏,令擁擠在澳門的四十八萬人渡過了抗戰八年的艱難歲月。二戰結束後大 陸重光,難民迅速離去返回家園,澳門人口迅速下降至十八萬人,再度回復戰前的寕謐安詳。

抗戰勝利後,我随父母定居澳門。柯高馬路筆直開闊,近八百米長的道路植有榕樹,為一九零八年築路時所栽,經四十年生長今己榕鬚拽地,綠葉成蔭,掩映着一幢幢精緻如画風格婉約的雙層別墅,幽靜高雅,不聞車馬之喧,宜人居住。

我家的房子門牌是一百零五號,頗有簡約素淡而清爽明快的葡風,尤其是那些南歐特有的凸出白色窗框,使這幢帶陽臺的平頂樓房的正面極富於立體感。

母親喜歡我去螺絲山、得勝公園,當時父親用他的德國羅來(Rollei) 相機為我拍了許多照片,照片是在父親与人合伙開辦的西藥房冲晒的,雖是黑白,却保存至今仍未變色,足見當年照像冲晒技術之先進。

前半生中最幸福無憂的歲月便是在澳門的那幾年,之後在顛沛流離的人生苦旅间,澳門的生活記憶成為一種精神的支柱,感情的慰藉。

數年前回澳門去尋根,柯高馬路早已易名,兩邊洋樓盡巳拆毀,遍盖高樓,昔日安靜無人的路上今却車水馬龍,人事全非,童年記憶也永難重拾,惟剩下幾許惆悵失望。

在奧克蘭再唔這多的澳門朋友,又重新喚醒美好回憶,粵曲琴音、觥籌交錯间,只覺得有他鄉遇故舊之親切。在本地的澳門人,當初有三、四百人,今雖有所減少,但這并不影響「澳門之友」,皆因朋友越來越多,大家住在紐西蘭,人在友在情在,彼此相聚,為求一樂,何不快哉!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19 15:15 , Processed in 0.07271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