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班克斯半島的三色旗

已有 99 次阅读2012-11-4 16:38 |个人分类:新西兰游记| 班克斯, 三色旗

一 七六八年八月,植物學家約瑟夫‧班克斯登上「奮勇號」隨庫克船長遠征時,才二十五歲,庫克船長把船長室讓給班克斯作研究用,後來還將南島東部最大最美麗的 半島命名為「班克斯半島」,足見班克斯對這一次探險貢獻殊異。後人還通過班克斯撰寫的游記,比對庫克日記,發現兩人對南太島民特別是毛利人的不同看法,班 克斯流露出他那種貴族對所謂「野蠻人」的傲慢与偏見,而庫克船長卻顯現出尊重土著的人道主義情怀。就此而言,將半島冠以班克斯,似乎高抬了此君,隨便給他 一個海岬或小山頭命名就行了。

   在吉比斯山口(Gebble’s Pass)駐足遠望葵扇形的半島,你會驚嘆自然之力的神奇美妙,三座火山爆發後形成起伏崗巒与彎曲灣岬,百萬年後又在火山灰沃土上長成一片蔥蘢,一條又一條南北走向的山脈,如同一道又一道天成的屏障,隔斷了半島与外界的通行,使這里別有洞天。

  進入半島只有南緣惟一的道路,經過「小河」居民區,通往隱在群山中的阿卡羅阿港。從空中鳥瞰港口,它的形狀酷似一位扭臀起舞的毛利姑娘,法國小鎮阿卡羅阿(Akaroa)就在她翹起的臀尖上。

  魯拉福德街上的老房子還飄著法國三色旗,建筑風格跟紐西蘭其它村鎮并無差異,實乃英國建築本身受法國影響殊深,包括早期的哥特式以及十九世紀初的古典復興,都是源於歐洲的資本主義中心法國後傳至英倫三島。當然要是細看,還是能見到一些色彩明快、裝飾纖細的特點。

  巴 爾格里街上最多這種迷人的法國小屋,藏身在樹蔭与花影深處,倚著歪斜的柵欄窺望,屋舍門窗、外牆、屋頂色彩搭配相宜,与夏花絢麗的庭園渾成一體,猶如一幅 恰到好處的印象派作品,有雷諾爾的豐腴、西斯奈的清麗,雨後初霽,碧空如洗,落英紛飛,蒼苔斑駁的台階上鳥雀覓食,畫面油彩鮮艷強烈,似猶未乾,作者卻因 事匆匆離去,遺下畫作遲遲未歸。

  另一所法國式農舍的平房,是博物館的一部份,它是鎮上倖存下來的兩幢古宅之一,建於首批法國移民抵埠的一八四零年。農舍主人的親兄弟,就是「巴黎伯爵號」的船長朗格羅斯,他就是在英國殖民地里建立法國殖民地的歷史締造者。

  朗格羅斯船長一八三八年發現這個隱藏在崇山峻嶺深處的港灣,認為可以在此建立一個法國人的城鎮,以便來往南太平洋的捕鯨船得到補給。他付了六英鎊給當地毛利人作為買地的訂金,并約定日後再付清餘下買地款項二百三十四鎊。

  朗格羅斯船長回到法國後組織了公司并成為股東之一,召集一隊六十三人的法國与德國移民家庭,為日後在阿卡羅阿建立法國殖民地作了差不多兩年的籌備。

  一 八四零年八月十八日,「巴黎伯爵號」載著朗格羅斯与六十三名移民抵達阿卡羅阿,才發現這里巳經飄揚著英國的米字旗,原來英國人与毛利人簽署了怀唐依條約, 曾答應把地賣給法國人的兩名阿卡羅阿毛利酋長,也在條約上簽了名,并且收下了英國人贈送的煙草与毛毯。他們可能以為朗格羅斯一走兩年,也未必會重返,就沒 把當年收的那六鎊訂金放在心上,所以「一女嫁二夫」把土地出手兩次,導致英國人和法國人對峙起來,令人欣慰的是沒有發生衝突,法國人終於獲准登岸定居。

  朗 格羅斯船長兄弟的房子在海濱,只有兩個房間,被恢复成早期首批移民家居擺設,起居室兼飯廳兩用,從狹窄的窗戶望出去是一片海景,水波不興,鷗飛魚躍,灘頭 小舟無人,隨波起伏。窗前几上擺著精緻的茶具,純銀小匙在午後陽光下閃著亮光,牆角的鋼琴蓋已掀起,樂譜鋪陳,撫琴的少女卻不見芳蹤。

  這些早期歐裔移民的故居,雖然盡量營造原居地的氛圍,總難掩創業維艱的清苦与辛酸。安家在阿卡羅阿的海濱,寒夜圍爐撫琴輕唱,誦讀詩篇,聽異鄉朔風撲打窗扉,遙遠的故鄉一次又一次在夢境里召喚游子回歸……每念及此,就教人不由嗟嘆,初入蠻荒的墾殖歲月,也絕非如進流蜜与奶的迦南之地般理想!

  把屋前花園佈置得美侖美奐而且自行享用,是法國人与英國人不同之處。傳統的英國人雖然也整理設計和照料前院,但再怎麼賞心悅目,他也只在後院活動,而法國人似乎更樂意在屋前享受戶外的陽光。朗格羅斯船長兄弟當年為什麼把長椅放在屋前望海,就變得不難理解了。

  在 薔薇圍繞的長椅上望海,柵欄外路人悠游信步,我的遐思須臾飛越百年歷史時空,終於觸及朗格羅斯船長那隱秘的心弦:他之所以鍾情於眼前這微風吹皺的藍海,很 可能是因為阿卡羅阿散發著地中海風情。還記得一篇寫地中海的散文里提到﹕對於航海者与冒險家而言,大海便是不朽不變、永遠常在的母親。所以法國人稱海為La mer,与母親La mere同一讀音。

   紅 白藍三色旗在風中飄揚,但它從來都不是主權的標誌,更多的時候被作為另類風情的色彩,輕抹在這個數百人口的美麗小鎮上。在旅遊旺季,當世界各地觀光客大批 湧至,它又成為滿足好奇心的最佳廣告。盡管仍有人稱它為國中之國,因為阿卡羅阿迄今保存法文街名,昇法國旗,還舉行紀念初履斯土的傳統儀式,戴拿破崙三角 帽的法軍鳴炮慶祝,但載歌載舞的男女,只把驚起群鷗的巨響,當作節日的禮炮。

  許是年代久遠了,又或者是識透歷史風塵,阿卡羅阿隱身在港灣深處与世無爭,一百多年了仍如此俏麗卻又那麼淡泊,教人愛上她只在不知不覺之中。

    夜 寒露重,南島的夏天仍有著幾分秋涼,日間人聲鼎沸的海濱一片荒寂,惟見潮汐不倦地湧來又复退,山坡上的人家都亮了燈,沿街信步,踏著月色也踏著那瀉滿一地 的燈影,我聞到晚餐飄香,幻想有哪一扇窗扉,還亮著等我歸去的燈光,多想帶著我的書和畫箱入住那里,從此在家人親友的視野中突然消失,斬斷那未了的恨愛情 仇……倦了的游人啊,你我俱是他鄉之客,匆匆來了复又離去,能悄悄推開某扇依呀作響的門扉,回夢中家園安息,實在并非逃離,而是一种解脫。

  在這次旅途中,不斷有這種念頭,每至一地,見有小屋陋舍,遂起隱居之心,終因塵緣未了,後又作罷。惟獨在阿卡羅阿,是真真切切要留下來,不作他圖。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2 15:49 , Processed in 0.08497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