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一树山上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12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瓣心香話沙龍

已有 141 次阅读2010-8-30 16:54 |个人分类:散文|

    在 一個起得絕早的清晨,昨夜圍爐夜話的余燼,仍散發著絲絲熱氣。倚著半開半掩的窗扉,面頰上感覺得出破曉時那種特有的濕潤氣息,在徹夜的細雨之後,院子里飄 來薰衣草淡得幾乎聞不出來的幽香,有早起的鳥雀在黑暗中啁啾鳴唱。電腦屏幕上顯示出昨夜文友一封電郵,提醒我沙龍已經滿兩周歲了,要我寫幾句話。

  沙 龍是個舶來品,五四時代傳入中國,只經歷了一時之盛,繼而衰之。兩年前,我重提「沙龍」,從一開始就彰顯不註冊、不設會長理事、無須填表參加,不必聲明退 出,只憑「獨立思考,自由創作」這一精神來維系。活躍的思想、澎湃的創作慾、人格與文德,才是沙龍的生命力所在。有人說沙龍這種活動形式不適合中國人的性 格,所以到了如今,在一些地方,「沙龍」只能用作理髮、美容之類生意的店名,否則便有其名而無其實矣。原因是我們根本沒有搞明白何為沙龍,當我們用泥腿子 的粗俗,在貴婦人的牙床上也滾三滾之時,沙龍這個客廳,還能容得下雅士嗎?

  三百年前,嫵媚的洪布耶夫 人,是怎樣在她華麗而不失優雅的府邸里,組建人間第一個文學沙龍的呢?時至今日,許多細節巳無從稽考。据說她天生麗質但嬌軀羸弱,不勝陽光曝曬,又難以忍 受壁爐燥熱,遂將自己的房間「藍廳」改裝成「私室」,用簾幕將自己的床邊圍繞起來,放上一些軟墊,容訪客斜倚橫枕,享受「私室」密談的樂趣。在床与牆壁之 間留下的床邊通道,就成為一個隱秘的空間,人們以「床邊空間」來形容洪布耶夫人的沙龍,其最大特點就是它「不屬官方管轄、不接受教會約束,也與學術廟堂有所區隔,并且拒絕維護古老秩序與階級,是一個有著自己規範、戒律的特殊世界。」

  斐 蓮娜所著《沙龍──失落的文化搖籃》一書中,詳盡記述了沙龍裡的人們,是如何溫婉儒雅的玩著那一場場才智洋溢的遊戲,其中有對生命及時代旋風的聲音與意象 之解讀,也有對新發現、新理論、新知識的求索。無論如何,我們都不得不佩服古人的睿智与胸襟,因為他們在幾百年前,就作到了沙龍裡無論貴賤、職業,每個人都是平等的,良好的教養與優雅的舉止取代了家世背景,成為被接受的唯一條件。個人的品德、價值超越出身,在這裡逐漸形成個人可以是自己命運建築師的觀念。」這一點。

  如果沒有弄明白上面這些道理,沙龍就無法成為「一個有著自己規範、戒律的特殊世界。」

  曠世才女林徽音,早在七十年前也在北京總布胡同三號的四合院里,有過一個文學沙龍,座上客皆是當年的才子俊彥,一身詩意的林徽音,有出眾的才,傾城的貌,在沙龍里傳送的「是愛,是暖,是希望。」她的客廳里也許聞不著洪布耶夫人的法國香水味,但卻彌漫著早年中國知識份子從東方到西方再回歸東方上下求索自由的熱情。

    她的沙龍,閃爍著一個時代的高雅,迴響著一個時代的爭嗚,標誌著一個時代的顏色!

  沙龍除了思想的踫撞、藝文的熏染,不必再添凡塵之累贅,若加多了「名」為枷鎖,「利」作柵欄,沙龍就變成囚己困人的牢籠了。

  自由,是沙龍的命根!

  走筆至此,晨曦已經映亮鄰家一株紅櫻的樹梢。使我想起一則日本福崗的軼事,市政當局決定砍去一列即將開花的櫻樹拓寬路面,有人在樹枝上留一詩簡﹕

致花守進籐市長

  好花堪惜,但希寬限兩旬,

  容得花開,艷此最後一春。」

  未幾樹上又挂出一幅詩簡﹕

  「惜花心情,正是大和性情。

    但願仁魄長存,柔情永在。

            築前花守  香瑞麻」

  這「香瑞麻」正是進藤市長的別號。

  櫻樹在這詩的對話中得以保存,那年春天,伴著詩簡枝頭的櫻花開得格外絢爛,一片輕紅映襯碧空,樹也有情,春色無涯。

  我心目中的沙龍應有自由,「是愛,是暖,是希望」,一如全憑寬容理解保存下來的那片櫻花,竭盡艷色,以饗花痴知音。

  真正的沙龍,原本如此,亦當如此,永遠如此。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3 21:28 , Processed in 0.05452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