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asd2uaxwi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284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等有钱了,别忘了咱爸妈!www.cdfp2012.com

已有 40 次阅读2012-4-3 23:09

媳妇说:“煮淡一点你就嫌没有滋味,现在煮咸一点你却说咽不下。你毕竟想怎么样?”
       母亲一见儿子回来,二话不说便把饭菜往嘴里送。她怒瞪他一眼。

       儿子试了一口,马上吐出来, 儿子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妈有病不能吃太咸!”

      “那好!妈是你的,以后由你来煮!”媳妇火冒三丈地回房。

       儿子无奈地轻叹一声,而后对母亲说:“妈,别吃了,我去煮个面给?”

      “仔,你是不是有话想跟妈说,是就说好了,别憋在心里!”

     “妈,公司下个月升我职,我会很忙,至于老婆,她说很想出来工作,所以……”

        母亲立刻意识到儿子的意思:“仔,不要送妈去老人院。”声音仿佛在乞求。

        儿子缄默片刻,他是在寻找更好的理由。 “妈,实在老人院并没有甚么不好?晓得老婆一但工作,必定没有时光好好伺候。白叟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照料, 不是比在家里好得多吗?”

       “可是,阿财叔他……”

        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便利面,儿子便到书房去。他茫然地鹄立于窗前,有些当机立断。    
        母亲年轻巧守寡,千辛万苦将他抚育成人,供他出国读书。但她从不必年轻时的就义当作要胁他孝敬的筹码,反而是妻子以婚姻要胁他!真的要让母亲住老人院吗?他问自己,他有些不忍。

       “可以陪你下半世的人是你老婆,岂非是你妈吗?”阿财叔的儿子总是这样提示他。

      “你妈都这么老了,好命的话可以活多几年,为何不趁这几年好好孝顺她呢?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啊!”亲戚总是这样劝他。

        儿子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会转变初衷。

        晚,太阳收敛起炽热的金光,躲在山后憩息。一间建在郊外山岗的一座贵族老人院。

        是的,钱用得越多,儿子才心安理得。当儿子领着母亲步入大厅时,簇新的电视机,42英寸的荧幕正播放着一部笑剧,但观众一点笑声也没有。几个穿着一样,发型一样的老妪歪歪斜斜地坐在发沙上,神色凝滞而落寞。有个老人在喃喃自语,有个正缓缓弯下腰,想去捡掉在地上的一块饼干吃。

        儿子知道母亲爱好光明,所认为她选了一间阳光充分的房间。从窗口望出去,树荫下,一片芳草如茵。几名护士推着坐在轮椅的老者在夕阳下漫步,四处悄悄安静得令人心酸。纵是夕阳无穷好,究竟已到了傍晚,他心中低低叹气。

       “妈,我……我要走了!”母亲只能拍板。他走时,母亲频频挥手,她张着没有牙的嘴,苍白干燥的咀唇在嗫嚅着,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

        儿子这才留神到母亲银灰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以及打着细褶的皱脸。母亲,真的老了!

        他霍然记起一则儿时往事。那年他才6岁,母亲有事回乡,不便携他同行,于是把他寄住在阿财叔家几天。母亲临走时,他惊骇地抱着母亲的腿不肯放,www.cdfp2012.com,伤心大声号哭道:“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不要走!” 最后母亲没有丢下他。

         他立刻分开房间,顺手把门关上,不敢回首,深恐那记忆像鬼魅似地追缠而来。

         他回到家,妻子与岳母正猖狂的把母亲房里的所有扔个不可开交。身高3英寸的奖杯──那是他小学作文竞赛《我的母亲》第1名的成功品!华英字典──那是母亲全部月省吃省用所买给他的第1份诞辰礼物!还有母亲临睡前要擦的风湿油,没有他为她擦,带去老人院又有甚么意思呢?

         “够了,别再扔了!”儿子咆哮道。

        “这么多垃圾,不把它扔掉,怎么放得下我的东西。” 岳母没好气地说。

        “就是嘛!你赶紧把你妈那张烂床给抬出去,我来日要为我妈添张新的!”

          一堆童年的照片展示在儿子面前,那是母亲带他到动物园和游乐园拍的照片。

        “它们是我妈的财产,一样也不能丢!”

        “你这算甚立场?对我妈这么大声,我要你向我妈报歉!”

        “我娶你就要爱你的母亲,为什么?嫁给我就不能爱我的母亲?”

         雨后的黑夜分内冷寂,街道萧瑟,行人车辆分外稀疏。一辆宝马在路上飞驰,频频闯红灯,陷黄格,呼一声又飞奔而过。那辆轿车一路奔往山岗上的那间老人院,泊车直奔上楼,推开母亲卧房的门。
        
         他幽灵似地站着,母亲正抚摩着风湿痛的双腿低泣。 她见到儿子手中正拿着那瓶风湿油,显然觉得抚慰的说:“妈忘了带,幸好你拿来!”他走到母亲自边,跪了下来。  

      “很晚了,妈自己擦可以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回去吧!”

       他嗫嚅片刻,终于忍不住抽泣道:“妈,对不起,请谅解我!我们回家去吧!”

~~后语~~

         跟着自己愈长大,看着父母亲脸庞从年青变憔悴,头发从乌丝变白发,动作从迅捷变迟缓,多疼爱!父母亲老是将最好、最可贵的留给咱们,像烛炬不停的焚烧本人,照亮孩子!而我呢?有不腾出一个空间给我的父母,或者只是在当我须要停靠岸时,才会想起他们……
        其实父母亲要的真的未几,只是一句随意的问候「爸、妈,你们今天好吗?」随便买的宵夜,煮一顿再一般不外的晚餐,睡前帮他们盖盖被子,天冷帮他们添衣服、戴手套....都能让他们愉快温馨良久。有时,我常在想:我盼望我的子女以后如何对我。那现在,我有没有如斯看待我的父母?我信任,人是环环相扣的;现在,你如何对待你的父母;当前,你的子女就如何待你。

        朋友,人间间最难报的就是父母恩,愿我们都能: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以感恩之心孝顺父母!

~共勉之~

         性命不要求我们成为最好的,只请求我们作最大的尽力!

老人安养院墙上发明的一篇文章

         孩子!当你还很小的时候,我花了良多时间,教你缓缓用汤匙、用筷子吃货色。教你系鞋带、扣扣子、溜滑梯、教你穿衣服、梳头发、拧鼻涕。这些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是如许的令我悼念不已。所以,当我想不起来,接不上话时,请给我一点时间,等我一下,让我再想一想……极可能最后连要说什么,我也一并忘记。孩子!你忘却我们训练了好多少百回,才学会的第一首娃娃歌吗?是否还记得天天总要我搜索枯肠,去答复不知道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吗?所以,当我反复又重复说着老掉牙的故事,哼着我孩提时期的童谣时,谅解我。让我持续陶醉在这些回想中吧!切望你,也能陪着我闲话家常吧!孩子,当初我常忘了扣扣子、系鞋带。吃饭时,会弄脏衣服,梳头发时手还会不停的抖,不要督促我,要对我多一点耐烦跟温顺,只有有你在一起,就会有许多的暖和涌上心头。

         孩子!现在,我的脚站也站不稳,走也走不动。所以,请你牢牢的握着我的手,陪着我,渐渐的。就像当年一样,我带着你一步一步地走。

         若为人子女也不理解如何体谅他们,那他们便只能于苦楚中度过余生,黑暗中逝去……

         请把此文章转发给你的友人,让他们知道家人才是最主要的。恋情能够从新再找寻,但父母毕生却只有一个,要爱护、保重。


路过

鸡蛋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20-2-23 19:54 , Processed in 0.22447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