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枯叶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59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色空情天(39)莫愁何处

热度 1已有 157 次阅读2011-7-31 07:54 |个人分类:色空情天

    酒肆店堂内,一客人喊:“莲姑娘,来一壶黄酒,一碟熟驴肉。”

    莲姑娘很快送了过来。

    客人们说:“说真的,莲姑娘招呼生意,真还不差。”“就只差了久久的小曲儿。”“要是也能唱能跳,就赶上小久久了。”“莲其实别有情致,她得韵味和辣久久完全不同,”“对啊,像块温玉。”

    一客人道:“可惜这儿好景不长,这几日风声紧得很,只怕又要有场恶仗。”

    另客人道:“听说边州刺史就是为这事来的,弄个别驾到咱们这儿正事没办,胡作非为了一通。”

    莲在旁听着,问客人道:“大叔,您知道汉军的消息吗?他们在哪儿驻军?”

茶客们七嘴八舌答道:“听说现在胡汉两军在北边大漠形成了对峙局面。”“胡人的铁骑威力还是了得,前不久一仗,汉军折兵不少。”“连年征战何时了啊!我只当心胡柳镇会成为双方厮杀的战场。”

    莲听着这些议论,一脸忧伤。

 

    入夜,打烊后,久久卧室内,莲和久久两人躺在床上,睁大着晶莹的双眼,难以入睡。

“久久,我要走了,我千里迢迢来到边塞,就是为着找秦关哥哥的,我的亲人都不在了,秦关就是我在人世间唯一能感知的亲人,我不能没有他。昨天我在店堂得知汉军就驻扎在北面的大漠,我的心早已飞向大漠,我好似觉得我不早些赶去,会见不着秦关哥哥。”

莲伤心地痛哭,久久早已眼泪汪汪。

久久安慰莲:“莲,妳一定能见着妳的秦关哥哥,他会等妳的。”

“说是要走,我真舍不得离开妳——祝愿沈公子定能给妳带来幸福和吉祥。”

“莲,我在这儿也没有一个亲人,妳就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亲人,我俩就像亲姐妹一样,我也真舍不得妳离开我,找到秦关哥哥后,莲妳还来我小店住,将秦关哥哥也带来,久久腾地方给你们,风风光光给你们俩办喜事,让你们俩高高兴兴入洞房。”

久久从旁边的衣橱中拿出一件大红的裙衫递到莲的手中。

“你们汉人结婚时兴穿大红衣服,表示喜庆,这是久久的祝福。”

莲接过红裙,泪眼中闪烁着憧憬的幸福,一对同病相怜的姊妹有说不完的私房话。“多谢久久,我也等着久久与沈公子喜结良缘。”

“沈公子说,要带我去看江南春色,胜似塞北:春风动春心,流目瞩山林。山林多奇彩,阳鸟吐清音。”

    久久的头脑中出现了更遥远、更神奇的憧憬:一幅春风得意图。

 

    早上,酒店的老顾客热情地将修理好的桌椅板凳全部送来了。

久久和莲一个劲地谢谢在这些古道热肠的朋友。关了两天门面的店堂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似乎更热闹。莲配合默契地招呼四方来客,久久也恢复了往日的欢快。

莲说:“久久姑娘,妳教我歌舞好吗?”

“好,晚上打烊以后我教妳。”

“可惜我不能变成酒家胡。”

久久说:“只要能唱能跳,酒家汉一样好。”

打烊后的酒肆店堂,客人都不肯走。

“莲,听说妳要走了,我们都舍不得妳走。”

“就留在这儿吧,别走啦!”

“就是,别走啦,久久也离不开妳。”

莲感激地说:“多谢大伯、大叔、各位乡亲。”

客人们道:“我们今夜好好联欢一下,庆祝久久、莲都平平安安回来了。敲起来,跳起来啊!”

激越、欢快的手鼓响起来了,久久也跳起来了。

莲和沈严高兴地看着久久优美动人的歌舞。

久久教莲唱《折杨柳枝歌》:

门前一株枣,岁岁不知老。

阿婆不嫁女,哪得孙儿抱?

久久做了舞蹈的示范动作后,叫莲跟着跳。

莲跳得非常地道和娴熟,让久久感到十分惊诧和高兴。

久久忍不住抱着莲说:“莲妳简直成了地道的酒家胡。”

众人欣喜异常,大家都跳起来了。不停地叫好、鼓励莲。

众人道:“莲来一个,莲来一个!”

久久打起了手鼓,作为伴奏。

莲居然即兴将江南流行的《莫愁乐》的词填进了胡腔、胡乐、胡舞之中,跳得出神入化、淋漓尽致。

 

莫愁在何处?莫愁石城西。

艇子打两桨,摧送莫愁来。

 

闻欢下扬州,相送楚山头。

探手抱腰看,江水断不流。

 

莲歌舞很投入、特动情,在唱到最后一句时,也做了一个美奂美伦、让人赞叹叫绝的下腰动作。

    人们为莲的舞姿而倾倒,更为莲的真诚所感动,他们中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纯朴、敦厚、羞涩、美丽的汉家姑娘会一夜之间变得如此热情奔放、落落大方。

    一时掌声雷动,喝彩炸响,酒肆今夜无眠,谁也难忘今宵。

胡柳镇夜晚,星光比灯光更亮,偶尔一声狗吠。战争频仍、倍受蹂躏的土城人也愿意在短暂的欢乐中忘记苦难和悲伤,去体味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那份真情和片刻安宁。

酒肆里联欢的情绪被激化到了高潮,整个店堂的客人,无论新旧老少一齐唱了起来、跳了起来,莲被这边塞少数民族人民的真诚感动得边舞边哭。

    突然,小伙计气喘吁吁从店外跑进来,报告了一个令人震惊而沮丧的消息。

小伙计喊道:“大伙听着,就要打仗了!胡汉两军都开拔过来了!离胡柳镇不到十里地——”

整个店堂一下沉寂下来,大家一时惊呆了,情绪降到了冰点。

一个女人首先爆发了哭声:“天啦!又要遭劫了。”

一个人喊:“快回家!收拾东西!”

大家终于醒悟了,现在最需要做什么,一窝蜂往外跑。

久久招呼道:“大家慢点!”

莲抱起一个孩子,送还在哭着的女人挤出了店门。不一会功夫,店堂内的人全部走光了,只剩下久久、沈严、莲和小伙计站在那里。

沈严道:“事不宜迟,赶快离开,否则来不及了。”

久久说:“莲,妳和我们一起回江南吧。”

莲坚决地说:“我不走。”

沈严劝道:“两军交战,百姓遭殃,这儿马上就是战场,非常危险,快,一起走吧。”

久久说:“我们不能把妳丢在这儿,我不放心。”

“久久,妳知道我为何要留下来——”

“秦关可以打完仗再找,此时妳也找不着。”

“正好,他们会过来,我在这儿等他。”

“妳真是痴心,不走?”

“不走。”

小伙计道:“我也不走,陪莲守店。”

沈严道:“真没办法,我得赶快去收拾东西,还有那么多货物。”

久久道:“你先去吧。”

莲在为久久准备路途上吃的干粮,久久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她们俩默默地做着,谁也不说话,忍着,谁也不敢开口。

酒家曹大院内,前面是驼队,后面是马匹,久久与莲依依惜别。

久久哭道:“我还会要回来的——”        

莲哭得更厉害:“久久——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不要忘了我——教妳的舞——”

“忘不了——”

俩姊妹相抱而泣,弄得小伙计也在旁边抹泪。

沈严催促道:“得走了。”

久久翻身上马,猛抽一马鞭,马儿载着久久消逝在夜幕中,只剩下镇上沉寂得如同一座孤坟,莲依着大门,泪眼汪汪。

 

    深夜,酒家曹屋顶上有一少女的身影,她微微向前倾斜的身体,专注于城外的方向,,她就是莲。也不知久久和心上人一起南下又走多远了?莲在久久开的酒家曹房顶上差不多呆了一整夜,眼睁睁地看着城外冲天的火光,听着胡汉两军厮杀的喊声,她的胸口揪得生疼,心在滴血。战火似乎消歇了,刹那间,死一般沉寂。莲的心头漾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她必须立即动身去寻找秦关哥哥,一刻也不能耽搁。

伙计上来道:“莲,这里危险,你还是下去吧。”

莲答道:“我就下来。”

    天还未明,莲回到卧房换了久久送她的那件大红裙衫,她就匆忙出门了。命运好像在召唤她,相逢就在今朝。


路过

鸡蛋
1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3 19:16 , Processed in 0.08014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