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枯叶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59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色空情天(40):生死未卜

热度 1已有 177 次阅读2011-8-7 18:01 |个人分类:色空情天

    天刚蒙蒙亮,莲就换好了胡女久久送给她准备新婚之夜穿的那件红裙衫,匆匆离开酒家曹的店子,出了城,徒步朝昨夜激战的方向走去。冥冥之中,她觉得今天一定能见到朝思暮想的秦关哥哥,从南到北,千里寻亲,她再也不能等待了,她只剩下这唯一的亲人,她害怕再度失去他。

    莲不知曹久久和心上人一起南下避难又走多远?她在久久开的酒家曹房顶上差不多呆了一整夜,眼睁睁地看着城外冲天的火光,听着胡汉两军厮杀的呐喊,她的胸口揪得生疼。只听说胡军的火箭飞到城楼上,烧塌了半边城门。战火似乎已经消歇了,刹那间,死一般沉寂。莲的心头漾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她心想,秦关哥哥,你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此时,东边一抹霞光照在莲的身上,她就象披着绛色轻纱的命运女神降临悲惨的尘寰。胡汉两军一夜激战的地方,车杖丢弃,余烟缭绕,刀枪狼籍,寒光闪闪;士兵与战马尸横遍野,纵横交迭。慌乱中,莲的脚踢着了一只头盔,头盔顺势滚到砍下的头颅旁,头颅还瞪圆着双眼,是胡军的士兵,那具无头尸首离得不远,紧挨着的是各种形态战死的人,身首异处,断臂少腿,血肉模糊,个个面目都那样恐怖,惨不忍睹。莲泪流满面在死人堆中穿行,这次家乡空前的瘟疫,让她见过了无数的死人,接触过许多亲人邻里的尸体,从小跟着盘葛爷爷行医,她似乎已经懂得了何谓生死。然而面对眼前的惨状,莲实在无法忍受,她几乎窒息,她踉跄着往前行走;愈压抑,愈难受,她加快步履,忍受煎熬,痛苦地呼喊着。

“秦关哥哥,你在哪里?”

空旷的四野,没有回答,只有悠远天空苍鹰的叫声。

“秦关哥哥,你在哪里?”

 

    猛然,远处在莲视野之内,她看见五匹胡骑团团围住汉军一骑。朝阳下,六条枪枪头的白光上下来回闪动,眼看汉骑左冲右突,无法杀出重围。一柄长枪倏地刺向汉兵左肩,一枪刺中,他负伤横卧在马上继续迎战胡骑,有一胡骑重枪落马,汉骑上的人双脚挑在马蹬里,身子彻底倒了下来,被战马拖着绕圈子,四胡骑轮番在他身上戳了数枪,一枪削向汉骑右颈,鲜血喷涌,一头栽下马来——

“哦嚄!”一声发喊,四胡骑救起他们落马的胡人,呼啸而去。

    莲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她从远处狂奔过去。她抓住了汉军身旁战马的缰绳,战马这时才卧倒在地,受伤处在不断地涌出鲜血,莲捧起汉骑军人的头,轻轻掀开头盔,惊愕恐怖地喊道:

“秦关!”

    秦关没有反应,莲摸索着秦关全身,遍体鳞伤,血染铠甲,莲细心揭开铠甲,一手按着他的脉搏,一手扶住他的头。

    莲不禁放声痛哭,大声呼叫:“秦关哥哥,是我,是莲,你醒醒。”

    秦关气息微弱。莲因恐惧那不测预感的到来而近乎疯狂地呼喊:“秦关哥哥!是你的莲来啦!”

    秦关的手在动弹,艰难地试图伸向衣里面,莲沿着他手摸索的方向,用手解开他的衣服,在衣服的最里层找出了一小布包,她慢慢展开布包,里面是一枚闪闪发亮的莲花银头簪,莲花花蕊被鲜血染得刺眼的灿烂。秦关的嘴极为艰难地开合了一下,发出了一个只有莲听得到的声音:“莲……”

    秦关带血的头颅完全倒在莲的胸前,倒在鲜红的裙衫里,莲强忍泪水,捧着秦关的双颊,一时她惊呆了那令人心碎的双眸……

    莲紧紧抓着他的手腕,她清楚地感觉他的脉搏在逐渐消失,他将离她远去,去到另外一个世界——

    莲发出撕心裂肺濒于绝望地呼喊:“看看我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你的莲——你看看我啊——”

    秦关哥哥,别走啊!莲茫然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她,没有任何人可以哭诉,四周唯有死亡的景象。莲展开身着红色衣裙的双臂,紧紧搂抱着秦关,看去那既是一对生死恋人的依偎,更像是年轻的母亲抱着熟睡的婴儿,静如雕塑。人世间,还有比眼睁睁看着自己昼思夜想爱恋的人,在自己怀中死去更悲痛的事情吗?莲的嘴里在开始喃喃地不停地念着:“我们发过誓的,我要和你在一起,今生今世,永不分离;我们发过誓的,我要和你在一起,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她精魂游离,晕厥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鹰鹫凄厉的叫声打破了凝固的时空。有几只来自天空的歹徒,闯入这片死尸的仓库,它们肆意抢夺,疯狂厮打,四只鹰鹫在同时撕扯一具尸首,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叫声,抛摔吞噬着那些污血淋漓的肝肠心肺。

    莲望了一眼这惨烈、血性的场面,唤起了一点点意识的活动。又不知隔了多久,她用双手慢慢地扒开沙子,挖出一沙坑,将秦关安放在沙坑中,毅然举起秦关的战刀割下自己右前额的一绺青丝,认真地小心翼翼地依男左女右系在秦关的发辫上,编成一个同心结,然后缓缓脱下自己红色的裙衫轻轻拥盖着秦关的躯体。

    一捧一捧的沙子洒了下去,莲的泪水打湿浸润了颗颗沙粒——

    莲使劲地插下去一根长长的戈矛,双手攀着枪干,整个身体匍匐在沙丘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它深埋下去。她将这根长矛作为矗立的无名墓碑,连同她的全部情感世界一同被铭记,被埋葬。枪头下的红缨像束火焰被劲风撕弄着,飘舞在长空中——

    又不知隔了多久,那些吃饱喝足了的鹰鹫终于飞走了,莲不由自主地蠕动在沙海之中。苍穹那么高远,沙漠广阔无垠。莲在沙海中缓缓爬行,身后拖着很长很长的身体的印迹……

茫茫荒漠,罡风猎猎,吹着孤零零的骆驼草。两匹骆驼载着一户举家迁徙的牧民缓缓走来。莲艰难地撑着起来,迎了上去,头脑中有一个盲目的疑惑:

“大叔,胡汉交兵的地方在哪里?”

“姑娘,仗打完了,人死的死了,跑的跑了。”牧民在驼背上大声答话。

    莲向答话的牧民行了一个大礼,继续独自前行。她在荒漠中漫无目标地走走

又倒下,爬起来又撑着继续往前走。

    莲手中举着那枚秦关给她买的莲花银头簪,向着东西南北四方发出有如招魂的呼喊:“秦关哥哥!你回家!” “秦关哥哥——你回家——” “你回家——”

    声音越来越微弱,风将声音送得越来越远——

    莲神情仿佛,踉踉跄跄一路走来。

    幻觉里奶奶出现在前头,飘飘缈缈。

    “奶奶,我来啦。”

    盘葛的身影出现在沙丘,迷离仿佛。

    “爷爷,我来啦。”

    莲的嘴里在喃喃地不停地念着:“我们发过誓,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们是结发夫妻,今生今世,永不分离;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们是结发夫妻,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莲一步一步临近陡峭的山崖,她忽然看见山崖边,秦关背着柴火,伫立在那里,傻傻地笑着向她招手,背影有屋宇莲湖,好像家乡乌桕村,非常美丽壮观。

 

   “秦关哥哥,莲来啦。”

   莲毫不迟疑地举步跨了出去,犹如一只飘飘仙鹤,飞下万丈山崖……

路过

鸡蛋
1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24 17:53 , Processed in 0.09283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