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澳纽论坛 返回首页

枯叶的个人空间 http://my.ausnz.net/bbs/?59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色空情天(46):女俘临危

热度 2已有 164 次阅读2011-11-16 10:35 |个人分类:色空情天

三骑快马,齐都向着行者与莲这边冲杀过来。最前面一骑飞快赶来,叫道:这小姑娘倒长的天仙一般!

    行者带着莲无法避开飞速逼近的胡骑,只好快速退往比较好跑动的草地,寻找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生机。恰在此时,草地的大道上一辆马车疾驰而来,好似从天而降,车上的人似乎已经发现这儿出现的险情与危机。行者只有紧紧护着莲朝大道和马车靠近。马车上的人这时也完全看清了行者与莲正在朝向他们奔跑过来。马车上坐的正是霓裳,她敏感地断定眼前她要拼力搭救的就是她千辛万苦要找的小公主,她向车把式喊道:请尽全力,救他们!”

    车把式也同样敏感地断定,霓裳要拼力搭救的正是他主子千辛万苦要查找的人,他答应道:放心,我会尽全力救他们!”行者与莲跟着马车跑,行者用力先将莲推上了马车,他殿后护着人和车。胡骑像叼羊竞赛一样,飞快就追了上来。一胡骑出现在车的左侧大声喊道:哈,哈,一只老羊护着车上的两只小羊。另一胡骑又出现在车的右侧跟着兴奋地喊道:哈,哈,我们比谁先叼到那只小羊羔。

车把式不要命地驾车狂奔,胡骑落后了一点,胡骑已经将行者团团围住,行者不断寻找退却的空隙,但无济于事。一骑手起一刀,砍杀过来,行者手臂受伤,鲜血直流。莲站在车上见状惊叫:师叔!

车把式站立车上,甩动起手里的长鞭。胡骑企图追赶过来,抢掠车上的女人和财物。一胡骑出现在车的左侧,车把式手中的鞭子竟然像一条灵活的长蛇,窜将过去,鞭子将胡兵脖子缠住。胡兵大吃一惊,正想挣扎,可车把式的鞭子往回一拽,胡兵惊呼一声,翻身落马。另一胡骑又追至车的右侧,车把式如法炮制,扬起马鞭将胡兵套落下马。这时,马车绕了一个圈,折回去,迎着剩下的一胡骑。车把式大声吆喝:驾!驾!”

马车此时如同一辆战车冲了过来,胡骑居然勒马,与重新爬上马背的两胡骑一起,迅速掉头,落荒而逃。马车驶到行者前面。车把式叫声:!”拉车的高头大马立即昂头直立,停了下来。莲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奔到行者跟前,扶住受伤的行者,焦急万分道:师叔,伤在何处?行者安慰道:不碍事,手臂上一点皮肉伤,谢谢这位仗义的大哥。车把式道:你们快上车吧,当心胡人还要追来。霓裳伸手拉莲,莲挽着行者,他们一起爬上了车。车把式驾!的一声,马车又飞奔起来。霓裳迫不及待地对莲道:姑娘,妳是乌桕村人吗?莲也想起了边城牢房里的一面之缘的霓裳道:是。啊,我记起来了——妳是王城人,谢谢姐姐见义勇为。行者对车把式道:谢谢壮士舍身搭救,请问尊姓大名?车把式道:混迹江湖,挣点车资,人称草上飞行者道:壮士,我要回圣湖,前边即可下车,我的侄女莲就拜托二位了,有你们同行,我也放心了。

车子停靠在大道旁。莲搀着行者下车。行者道别:快走吧。向车上二位一拱手:多多拜谢!”“师叔,保重。莲与行者挥泪而别,莲登车,看着行者渐渐远去。

天苍苍,野茫茫,鲜花遍地竞相怒放,一只苍鹰搏击长空,傲笑而远逝。

车把式叫道:快,胡人又来了!视野的边缘,一片尘埃。继而,如同一片乌云,铺天盖地而来。车把式叫苦不迭:糟啦,遇上胡军帅营。车把式放慢了车速,因他清楚已经无法逃遁,只能听天由命。胡军的前锋首先掩杀过来,奔在最前面的就是刚才的三个胡骑哨兵。一胡骑叫道:就是他们!上!”两胡骑从自己的坐骑上跳上马车,一下将车把式反剪双手,制伏住了,拖下马车。另外一胡骑伸手从马上分别拽下了霓裳和莲。胡兵前锋郎将尼利汉策马赶来喊道:带走!”胡兵将车把式捆得结结实实扔在车上,将莲和霓裳绑缚在马后,大队骑兵继续向东横扫过去,草地上的鲜花践踏得稀烂。

黄昏时节,胡军驻扎下来,将男俘女俘是分成两拨。胡兵看守着汉人男俘在挖壕沟,建栅栏,扎军营。男俘中,石柱在铲土,车把式在打桩。胡兵押解女俘从旁走过,石柱抬头发现莲,莲也看到了他,两人惊愕万分。胡兵一鞭子抽在女俘的身上喝道:快走!

所有女俘被送进羊圈式的围栏看守起来,这时,有一女难民伤心得大哭,胡兵用刀架在她脖子上道:你不想活了,是不是?再哭,我就一刀送你上西天。莲一直紧紧依靠在霓裳身边。霓裳安抚道:莲,别怕。莲怯怯说:霓裳姐姐——我不怕。霓裳有意握着莲的手,她装着无意翻过她的左手来看,看着她掌心的朱砂胎记,霓裳急切地问道:这是妳的胎记?莲道:出世就有。霓裳心想:真是她?神色有些紧张和激动。莲见状道:霓裳姐,为何?不舒服?霓裳掩饰道:没有。

这时,胡帅主营内,胡帅耶律不周命令道:去,跟我带一个最漂亮的汉人姑娘来。胡兵立即跑到女难民中挑人,很容易就发现了莲,指着她道:妳,走!霓裳着急道:我们一起去。胡兵道:一人,她。莲将书箱推到霓裳身旁,莲被胡兵推搡着带走,她回头看霓裳。胡兵呵斥道:快走!莲被推进胡帅耶律不周的主营内。营帐内,满地的皮毛,悬挂的除了刀箭就是酒壶,一切看来,都那么可怕和陌生。 

耶律不周问道:姑娘叫什么名字?莲不回答。耶律不周道:姑娘坐。莲不理睬。耶律不周道:姑娘应该是南方人,现在兵荒马乱的,妳一个女孩家,流落在外,长期漂泊,总不是长久之计吧?莲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耶律不周道:我劝你,不如依了我,自有你的好处。何必在外,东躲西蒇,担惊受怕,自讨苦吃呢?耶律不周站起来,想试图靠近莲一点。

莲退一步正色道:我是汉人,我首可断,身不可辱。


路过

鸡蛋
2

雷人

酷毙

漂亮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枯叶 2011-11-17 14:16
谢谢好友鲜花鼓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7-11-19 05:29 , Processed in 0.07335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