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13|回复: 1

《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读后感:我们都是上帝的玩物

  [复制链接]

30

主题

0

好友

208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0
UID
81236
威望
785
金钱
785
主题
30
帖子
77
精华
0
积分
2086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13-9-13
最后登录
2014-11-13
在线时间
1224 小时
好友
0
记录
0
日志
0
相册
0
个人主页
分享
0
发表于 2014-2-2 17:32:53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叫姜生的女孩与那个叫凉生的男孩在四岁那年开始了命运的纠缠,生生世世。
那个叫姜生的女孩在她高中时遇到了那个叫程天佑的男人,于是他们也开始了命运的安排,一生纠葛,互相伤害。
仿佛程天佑此生生来就是为了还他弟弟程天恩与姜生的债的。那个俊美的男子在遇上了姜生便不再是那个挥霍跋扈的顽固子弟了,那个真正能让他心动,心痛,心疼的女人,那个让他爱到发狂的女人啊,她好残忍,她真的好残忍,她怎么能,怎么能在天佑最大忍耐情况下毁了他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
最后,天佑走了,三十而立,背城而去。
姜生在知道自己并不是凉生的亲妹妹时,知道凉生冰冷冷得躺在医院里,而她却不是她的亲妹妹,她还拿什么骨髓来救凉生啊,谁来救他啊,为此她甚至打掉了天佑的孩子啊。
现在,她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所有人都离她而去。
是的,所有人都走了,走了,姜生也快崩溃了。
可是怎么办,天恩的游戏还没结束,他怎么会让他哥哥这么容易得一走了之呢,他怎么会让天佑那么好过呢。他知道姜生是天佑的唯一,也只有她痛苦才能让天佑更加痛苦,他又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呢。
看着哭成一团跪在他面前乞求他告诉天佑下落的姜生,天恩又怎么会那么轻易放过她呢。再告诉姜生更性的秘密吧:我哥哥根本从头到尾就没有碰过你!你怎么可能有他的孩子!
我哥哥根本从头到尾就没有碰过你!你怎么可能有他的孩子!
我哥哥根本从头到尾就没有碰过你!你怎么可能有他的孩子!
程天恩拿着一沓姜生与陆文隽酒后缠绵的照片甩在姜生面前。姜生再也无力承受如此令人崩溃的秘密,将她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击垮了。
程天恩说,怎么样,姜生,你现在是不是心碎到要跳楼啊,那最好。如果我哥哥知道你死了的话那他肯定也活不了了吧。这个游戏终究还是我赢了。哈哈哈,你们都输了!
那个叫程天佑的男人啊,在他们小鱼山的房子里为了姜生努力得学做菜,努力做得最好,只是为了在姜生回来的时候吃到最好的菜,代替在他不曾出现在姜生十六岁生命前凉生做的水煮面而已。其实天佑最讨厌做饭了呢,但是为了姜生,他甘之如饴。那个男人在姜生被陆文隽糟蹋后竟说是自己的情不自禁。当他再看到陆文隽的时候天知道他多想冲上去杀了这个男的,可他为了姜生不怀疑什么,竟忍着怒火未上前去,却受了姜生的一阵冷嘲热讽,他的眼眸下一片苍荒啊,只是这个被她认定的不知什么情愫的哥哥病重后将一切怒火发向了这个叫程天佑的男人。
她竟然能竟然能对凉生说,我不要程天佑!我不要幸福!我不要小天佑!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你的话!那么我幸福给谁看!
当时的姜生,如何知道,这些话,犹如荼毒的剑锋,盛气凌人地穿过天佑的胸膛,割破了他的心脏。
他的唇角泛开一丝浓浓的苦笑,姜生曾经说过的那些疯狂的话,在他的耳边疯狂地缠绕着..........让他的心底升腾着无数个痛苦的回声——
——哦。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他,她的幸福都没有人观瞻?
——哦。原来,她这所有的笑容和所有的幸福,都是为了他,所做的一场表演。
笑容渐渐在他的唇角冷去,他冷静的眼眸中,隐约有泪光。他仰起脸,深深地呼吸。
深深地呼吸。
他只是慢慢得移动脚步,不知天地何时回到了家,继续敲打他们孩子的床,一声更比一声强。
当那个叫姜生的女人竟狠的下心来杀掉他们的孩子时他就只是面无表情跑到厨房,很小心地照看那锅汤。
他看着姜生,说,不要说话,我在给你炖汤呢。我听别人说,女人怀宝宝的时候,要进补的,我不能饿着小姜生的。
说完,他就对着我的小腹傻傻地笑,说,小姜生在妈妈的肚子里要乖啊。爸爸一会儿就给你做好好吃的了。
看着他,看着他透明温柔的笑,姜生整个心都碎了。她说,天佑,天佑,求求你,别这个样子。
可是,他不管姜生,只是拼命地盯着那锅汤。
等汤熬好了,他就将它们分盛在小碗里,然后,也不看姜生。就去默默地在房间里来回地走,不停地擦拭,所有可以擦拭的地方。他自言自语地说,不能有脏的地方,否则,对小孩子不好。
擦拭完了房间,他又去收拾房间里那些零散在房间里的小水果叉子,不肯看姜生。
说,放在外面,会伤害到宝宝的。姜生,我们的小姜生宝宝那么漂亮,一定不能被这些东西伤害到她。
..........
那一天,整个晚上,程天佑一直不肯看姜生,一直在自顾自地收拾着整个房间,一直在傻傻地自言自语着。最后,他走进了书房默默不语地钉那张几乎要完成了的婴儿床。他很小心地抡起锤子将钉子仔细地钉入木头。一声一声,锤击着姜生的心。
他一边仔细地锤钉着小婴儿床,一边哼起那首自编自造的歌谣——小姜生,在竹篮里睡着了。在竹篮里睡着了的小姜生。不要哭,不要闹,不要吵醒了大姜生..........
他那么认真,那么深情地唱着,柔长的眼眸一直温柔地盯着小床,仿佛里面那个甜美的婴儿,正在对着他咯咯地笑。
天佑轻轻地念,哦,凉生..........凉生..........为了你的凉生..........你..........杀了我的孩子?
说到这里,他痛苦而缓慢地闭上眼睛,两行眼泪,从他的眼角,滚落了下来,落在地上。
他,落泪了。
姜生呆在了原地,身体的痛苦和心里的痛楚纠结到一起,她伸手,试图给他擦去眼泪,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男子,居然会流泪。
他重重挡开了她伸去为他擦拭眼泪的手,睁开火焰一样燃烧的眼睛,一拳头狠狠垂下!那张小小的婴儿床顿时散了架。然而,鲜血,也从他的手背上留了下来。
那么刺目。那么分明。
那个男人啊,倾尽自己的一生去爱这个女人,结果却是为了他,一个凉生,狠狠得践踏了他身为男人最后的尊严。他本以为在他二十九岁的时候娶到姜生,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结果却是三十而立,背城而去!
姜生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怎么能忍心看到他孤寂苍凉的背啊。你真的好残忍,我恨不得冲上前去狠狠抽你几巴掌,那么好的男人你不要,真他妈的贱人。
姜生说我恨,我恨程天佑的情不自禁,害的我不能去救我的哥哥。
姜生说凉生啊,你死了,我幸福给谁看。我不要程天佑,我不要小天佑!
多么狠心的女人啊!
那么程天恩更是不能放过姜生,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啊,凉生根本没有病,而陆文隽是院长他想要凉生生什么病他就有什么病。你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陆文隽与凉生才是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只不过他恨凉生会分他的财产,也因为他妈妈是因为他的妈妈郁郁而终。哈哈哈!多么匪夷所思的结果啊,你们四人终究会被上帝给牵扯在一起,永生纠缠!
姜生说,我们果然都是上帝的玩物,把我们玩得彻彻底底,也伤得彻彻底底!











本文由重庆车管所,交通信息网http://www.santaishan.cn/重庆交通违章查询发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9-12-10 04:55 , Processed in 0.09395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