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回复: 0

美国软实力褪色?“资深海归”热议中国如何赶上

[复制链接]

8349

主题

214

好友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4
UID
36630
威望
37571
金钱
40999
主题
8349
帖子
8752
精华
6
积分
49679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2-1-7
最后登录
2019-9-15
在线时间
3100 小时
好友
214
记录
4
日志
4
相册
4
个人主页
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很呆的人。但是,做事情就是要讲究个真实。
分享
0
发表于 2019-8-21 14:06:57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 财新网/日期: 2019-08-20
       
  1984年,作为年轻留学生的宁高宁初次踏上美国国土。此时远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大饥荒,令上千万生命凋零。“四海皆一家,我们都是孩子…让我们开始奉献。”迈克尔·杰克逊等一众美国明星在1985年1月携手唱出的一曲《We are the World》,让美国人纷纷解囊,援助埃塞俄比亚饥荒。 “当时觉得美国那个高尚!那种宏大、那种国际化、那种人道主义。很受震撼。”35年过后,已先后执掌四家千亿级央企、如今是中化集团董事长的宁高宁忆及当年仍如此感叹。

  “今天,突然之间变成‘美国优先’。原来这也是可以变的,还变得这么理所当然,这么多人支持。”宁高宁在8月17日全球化智库(CCG)承办的第14届欧美同学会北京论坛上如此抚今追昔,引发了多位与会者就中国软实力议题的讨论。

  如今在全球500强中,中国企业已占到近四分之一。但在全球品牌100强里,中国只有华为1家上榜。“20年来,没有太大的突破,”WeBranding品牌顾问集团创始人丁丰这样坦言,而美国企业在全球品牌100强还占到50%。


  “我们在全球企业500强里占25%,那是经济的硬实力指标。”中国人民银行研究所原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说道,但全球品牌100强只占到1%,也折射出中国的话语权、影响力等“软的部分”,还远未达到该有的水平。

  在马骏看来,中国最大的瓶颈在于人才。中国能否把自己想表述的东西真正讲清楚?“如果连语言都不过关,参加国际会议根本无法讨论,只能念稿子,别人问你问题也答不出来。”

  受到央行前行长周小川赏识而从外资投行进入央行体系的马骏还坦言,怎么让人才进入体系,坐在合适的位置上代表国家;如何留住人才,让他们在真正关键的岗位上发挥作用,这些都是政府应虑及的问题。

  “过去几十年间,在中国有所成就的跨国企业,在中国的架构都非常本土化。”农业、水务服务公司“大禹节水”的CEO王浩宇指出,这些高度本土化的跨国企业大多数职员都是中国人,甚至包括核心高管,他们通过培养中国的人才,来发展本身在中国的业务。

  王浩宇在2017年因父亲离世,放下在美国的创业,回国接手父亲创立的公司,此前曾在非洲和中东闯荡两年。王浩宇说,“当我们‘走出去’时,在非洲、东南亚、中东国家以更开放、更包容的心态融合当地人才,这可以助力‘一带一路’,也是在用国际语言讲好中国故事。”

  而燃石医学的创始人汉雨生则说,中国发展到当前阶段,把中国先进的东西“输出去”是一项重要任务,但输出之后并不是觉得“我就强大了”,而只是要着眼于实现全球共享。汉雨生说,自己在一家美国生命科学公司做到中国区总经理后,就没了方向感,最后才选定医疗创业的方向。

  作为同时受到东西方文化浸润的“海归”, 汉雨生坦言,自己特别想做到、又觉得不太容易做到的,是如何影响国内政府层面以及如今强权思维尤甚的美国政客。他感到和这些对象对话时,人们仍比较容易以自己国家为中心,造成两方面互不相让。

  在人才和胸怀之外,传播、沟通方式也是一项挑战。“我们对外表述的东西都是有口径,且很严格,”马骏坦言,“口径太严就没有弹性、没法发挥了。”

  “你们不要再对我宣讲了!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卢迈如此回忆道,不久前,美国哈佛大学的学者、《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曾对自己抛下这句话。

  在上世纪90年代初于哈佛求学后,卢迈归国后,自2000年以来都负责每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统筹任务。该论坛也成为中国政府高层及各部委负责人,和具代表性外方人士交换意见的重要舞台。但老朋友傅高义的这句话也让卢迈反思,“我们是在宣讲,还是真的对话?”

  今年春节,卢迈让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年轻员工在各自家乡做访谈。节后返京,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从员工们返乡撰写的总共近百个故事中,挑选出40个具代表性的案例,结集为一本《老百姓的中国梦》。

  其中,包括一生住在胡同里,坦言“过去十年没有实现任何梦想”的“60后”北京爷们;也有由打工妹到淘宝创业,直言“互联网不会瞧不起我”的“80后”女性;还有幼时曾是富家女,到家人被“双规”后才意识到需要靠自己立足的“00后”女生。

  今年6月,卢迈前往美国参加中美金融研讨会。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研讨会晚宴演讲上对中国依然多所批评。卢迈随后上台,介绍了《老百姓的中国梦》这本书。散会后,不止一位美国嘉宾向卢迈要书。现在,这本书的英文版已在制作当中。

  “中国朋友习惯了‘政府对政府’。”牛津大学政府学院院长、现在也是亚投行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的伍兹(Ngaire Woods)对记者这样说道。

  她认为,中国人如今遍布海外,可以更多地走“群众路线”,增进海外各国普通人民及社会各界对中国的了解和好感;也可以寻求与已积累了不少经验教训的西方发展机构和学术、研究机构合作。

  “我们对软实力的投入其实很有限。”马骏这样坦言。在离开央行研究局后,马骏出任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并搭建了一个全球绿色金融领导力项目,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绿色金融方面的能力建设。目前,该项目的资金全部来自于私营部门。“光是巴基斯坦,我们承诺投资600亿美元”,非洲也承诺支持600亿美元。马骏追问道,“能不能拿出0.01%的钱,去做软实力的建设?”



sdz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9-9-16 06:55 , Processed in 0.1113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